404 not found

我丢掉了我的笔。

【GP】北极以北

“12月8日,这个南方城市下了第一场大雪。”

林南转头看了一眼窗外纷扬的大雪,在数学习题下垫着的日记本上写下一行,然后丢开笔去看黑板。

她有些兴奋,激动和期待裹着一小层柔软的困惑撞击她的心脏,在碰到微微颤动的心脏的那一刻四散开去,变成柔和飘散的雪片——尽管外头的雪看起来一点儿也不柔和,带着点冷冽的杀气斩钉截铁地落下来,是一种冲破一切的决绝。

林南深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好让那不断散发出热度,将她的大脑变成一锅糨糊的几个字母冷却下来。黑板上白色的“∵”和“∴”像细小的雪粒,趁老师背过身去写算式,她又飞快地侧过去瞥了一眼窗外。

教室里无数颗脑袋转过去又转回来。林南觉得一定有人和她想的一样。太

5 14

【GP】问世间

*古风paro,时间线在柳思渊的上一世。

柳思渊拎着两坛子酒上半山腰的时候,一轮明月才刚上了梢头。她扯过原本系在腰间的白练,借着甩出后末梢系着的铃铛磕上木门的那清脆一响,权当敲了门。几乎是在同时从斜上方飞下来一粒石子,“铛”的一声撞上酒坛子。

柳思渊嘴角浮上一抹笑,轻轻一跃上了房顶,果然看到唐溪远坐在那儿,正摆弄着手里的竹笛。月色清清亮亮,照着唐溪远四季如一的一身素白,衬得脸色也苍白起来,神色也淡淡的。柳思渊觉得在这样的月色下唐溪远像轻飘飘一缕烟,怀疑她怕是真要成仙飞升而去。

她一抬手,把手里的一坛子酒抛出去。唐溪远伸手一接,是个不大的坛子,约莫坛子的主人也不指望一醉方休,只求尽兴罢了。...

13

【GP】此时此刻


三点十五分。

唐溪远丢开手表,一手抓过旁边桌子上的塑料袋,从里面随手抓出一个油乎乎纸袋啃了一口,接着由衷从心底发出“吮指原味鸡真难吃”的感慨,充满嫌弃地决定不带一点感情色彩地把它咬完,和被揉皱的油乎乎的纸袋同仇敌忾,就像哈姆雷特说命运女神就是个婊子时那样。

六个小时前她站在医院宽敞明亮的大厅里,像海里孤零零立着的石柱,看见谁都不顺眼。四面的浪潮刮过便激起无声的诅咒,往目光里淬上毒药,恨不能见一人杀一人,刀刀封喉毙命。

她烦躁得要死。但是她又明白她在和自己生气。她要先把场地划扫好,先用对外的芒刺把所有她可能迁怒的对象赶走,再去处置那一小团寄居在这个躯壳里的怯懦的灵魂。

她想自己也许带上

2 12

【GP】一封不寄出的信

*发现有一点东西漏了写,就写在这里。时间线是,徐清毕业以后,高三开始之前的某一天。是些老调重弹,可是不写出来又不舒服。最近没什么心力写诗,《如果》不会写了。这两人就到这儿吧。

*相关: 《越人歌》

徐清:

最近总是想起你,在回家的车上,在吵吵嚷嚷,唯我独自一人的操场,在一个人走过的阳光特别厉害的柏油路上,在点开某首一年前循环过很多遍的歌以后。或者走在路上忽然开始下雨了,把伞撑开仰头一望那会儿,明明不该想你的,却莫名其妙总能想到你。也不是想到你的脸,也不是想到什么特定的事件,就是模模糊糊一团影子——本来想说也许是往事的影子,楞了一会儿不免自嘲,哪有什么往事呢。就好像那个梦一样,明...

11

【GP】越人歌

我看表,五点二十二。

等人实在太无聊,天气又很热。我慢吞吞走到旁边的店里买了杯冰,又花了三分多钟把团成一团的耳机解开,我坐在店外的凳子上,点开歌单随机播放。

我跟楚凝好久没见了。我跟秋筠,跟顾凌之,跟林鹤,跟高中的同学,都挺久没见了。

这个城市其实变化也不太大,不过是超市改成了手机专卖,文具店变成了杂货铺子,服装店卖起了甜品小吃。熟悉的店都关了七七八八,大排档的招牌早早亮起来,五光十色,建筑物倒还都是原来的。

日日蒙着尘埃。

我想起高中某次期末考前的晚上,我跟秋筠林鹤溜到五楼去复习。高一楼最接近马路,每天晚自习都能听到广场舞的声音飘到教室里来,但是视野也最好,总能看着...

15

【GP】归档

人物表:

徐清,方寻,李燚,沈青行,秋筠,江无波,顾凌之,陆经年,林鹤,沈复归,唐溪远,柳思渊,楚凝,张笑尘,林南,莫北,江易寒,肖兮,黎晓,齐砚,唐临,宋知衍,陈星竹,李红枝,姬鸿雪,唐岩,程立雪,梁淇生,李星阑,于弦,叶篆烟

想到了就更新。有电脑了就加超链接。

秋筠,江无波 

《南城杂忆》

《桂花载酒》

《白露苍苔》

《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顾凌之,陆经年

《边缘》

《极夜》

林鹤,沈复归

《归飞鹤》

唐溪远

《越人歌》

《一封不寄出的信》

《此时此刻》

《问世间》

 林南

《摩尔曼斯克的雪》

《北极以北》

《燃烧荒原》

程立...

5 11

【GP】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写了一千字,忽然感觉写不下去了。这篇太矫情,还是搁笔。这一对大概也算写到头了。

*相关请戳: 《南城杂忆》  《白露苍苔》 《桂花载酒》

 

 

江无波拨弄着碗里的香菜,忽然间觉得远处那个身影很像秋筠。

那人却好像故意躲着她似的,径直走向那些离她远远的桌椅,觥筹交错热气腾腾,明明灭灭烟雾缭绕,隔了好一个山河春秋。

草木皆兵啊。江无波苦笑着看看碗筷,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下手,直到对面的人一筷子夹走了碗里大半的香菜,才如梦初醒似的。

她想,上一个这样给她夹香菜的人呀,也许就在几步开外,也许远远相隔了大半个中国,若是没有意外...

4 13

【GP】极夜

*很短。来源于一个梦境。一边听巴赫一边写的。初雪快乐。

 

 

 

鞋子踩在雪里,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天幕是黑的,远山的淡影模模糊糊,只有远处的一盏灯散出微弱的光。这些微弱的光却奇异地穿透了层层叠叠的黑暗,仿佛近在咫尺一般,连身边的人的身形也笼罩了一层光晕——这些光是从哪里来的呢,尽管让人费解,却又带着奇异柔和的美感。 

他们正沿着铁轨而行——是要到火车站去。

顾凌之在这一刻忽然意识到这是一次分别,同他们过去经历过的无数次分别一般。他下意识地去握那只手,却扑了个空。

是了,陆经年是走到自己的前面去了。

他发现自己听不到一点声响了,连鞋子挤...

14 14

【GP】白露苍苔

*很久以前想到的情节,一直没写就给忘了。出去旅行没意思,图个一时爽把它写完。

*相关请戳: 《南城杂忆》 《桂花载酒》

 

“今天想吃什么?”唐临看着绿灯踩下一脚油门。

秋筠顿了两秒 ,随口说:“随便。”

唐临是秋筠的大学学姐。不是一个专业的,当年是因为在咖啡馆的固定座位靠的近,又是高中校友,扯扯淡就混熟了。毕业以后跟着男朋友跑到更南面的这儿定居,最近秋筠出差到这儿,她说要尽地主之谊,于是就——每天晚上拉着秋筠去吃宵夜。

秋筠很怀疑,拉她出来纯属是因为唐临自己嘴馋。

唐临平时挺会聊天的,跟她呆一块儿就不会冷场。忙完这一阵,秋筠觉着自己确实...

10

【GP】桂花载酒

前篇: 《南城杂忆》

 

 

1° 

醒来后按亮了手边的手机。凌晨两点半。

我想起秋筠在最后半年曾经和我说过的话。她和我讲三毛,讲张爱玲,其他的只字不提,却好像早已说尽。偶尔有几次被噩梦惊醒,每次对上的都是她清醒的眼眸,在透过窗帘缝隙的几束光下干净透亮。

转头看了一眼身后,几秒后才意识到早已换了人。这一刻忽然间有无边的恐惧朝我袭来,像兜头罩下的网,像缓缓漫来雾气,像在某个梦境里溺于水中不得挣脱,醒来后恍恍惚地想,溺水的感觉真的是这样吗。 

像很多次午夜梦回,醒来后不是怅惘失落,却有泪沾襟。

我忽然想,在很多个多年以前的我...

2 14
 
1 / 2

© 404 not fou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