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泉落石

多闻草木少识人。

【GP】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写了一千字,忽然感觉写不下去了。这篇太矫情,还是搁笔。这一对大概也算写到头了。

*相关请戳: 《南城杂忆》  《白露苍苔》 《桂花载酒》


江无波拨弄着碗里的香菜,忽然间觉得远处那个身影很像秋筠。

那人却好像故意躲着她似的,径直走向那些离她远远的桌椅,觥筹交错热气腾腾,明明灭灭烟雾缭绕,隔了好一个山河春秋。

草木皆兵啊。江无波苦笑着看看碗筷,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下手,直到对面的人一筷子夹走了碗里大半的香菜,才如梦初醒似的。

她想,上一个这样给她夹香菜的人呀,也许就在几步开外,也许远远相隔了大半个中国,若是没有意外...

4 11

【GP】白露苍苔

*很久以前想到的情节,一直没写就给忘了。出去旅行没意思,图个一时爽把它写完。

*相关请戳: 《南城杂忆》 《桂花载酒》



“今天想吃什么?”唐临看着绿灯踩下一脚油门。

秋筠顿了两秒 ,随口说:“随便。”

唐临是秋筠的大学学姐。不是一个专业的,当年是因为在咖啡馆的固定座位靠的近,又是高中校友,扯扯淡就混熟了。毕业以后跟着男朋友跑到更南面的这儿定居,最近秋筠出差到这儿,她说要尽地主之谊,于是就——每天晚上拉着秋筠去吃宵夜。

秋筠很怀疑,拉她出来纯属是因为唐临自己嘴馋。

唐临平时挺会聊天的,跟她呆一块儿就不会冷场。忙完这一阵,秋筠觉着自己确实...

9

【GP】桂花载酒

前篇: 《南城杂忆》

 

 

1° 

醒来后按亮了手边的手机。凌晨两点半。

我想起秋筠在最后半年曾经和我说过的话。她和我讲三毛,讲张爱玲,其他的只字不提,却好像早已说尽。偶尔有几次被噩梦惊醒,每次对上的都是她清醒的眼眸,在透过窗帘缝隙的几束光下干净透亮。

转头看了一眼身后,几秒后才意识到早已换了人。这一刻忽然间有无边的恐惧朝我袭来,像兜头罩下的网,像缓缓漫来雾气,像在某个梦境里溺于水中不得挣脱,醒来后恍恍惚地想,溺水的感觉真的是这样吗。 

像很多次午夜梦回,醒来后不是怅惘失落,却有泪沾襟。

我忽然想,在很多个多年以前的我...

2 12

【GP】南城杂忆

1° 

几点了呢。

我坐在长椅上,在几乎昏睡过去之前想到这一点,条件反射地把手伸进口袋摸出手机按下开机键,突然亮起的屏幕刺得眼睛生疼,显示出的数字伴随着大脑最底层设想过的在个时间点可能发生的一切种种画面,因为不愿联想到而努力把这些都往底下按,因此而产生的反作用力带来不适感,把心肝肺统统搅和在一起的异样。

好在这一切都只发生在一瞬间。我用力按下了关机键,然后把手机推到一边。

胃在疼。

或许是因为刚刚睁开眼睛,我在黑暗里看到跳跃的雪花和光点像梵高的《星月夜》一样在流动。

这时候屏幕突兀地亮了。

“在哪里呢。”

街心公园。打到Y的时候我把前面的全部删除,说了一句不相...

2 19
 

© 清泉落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