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楼序

尽量晚一点投降。

【GP】一封不寄出的信

*发现有一点东西漏了写,就写在这里。时间线是,徐清毕业以后,高三开始之前的某一天。是些老调重弹,可是不写出来又不舒服。最近没什么心力写诗,《如果》不会写了。这两人就到这儿吧。

*相关: 《越人歌》

徐清:

最近总是想起你,在回家的车上,在吵吵嚷嚷,唯我独自一人的操场,在一个人走过的阳光特别厉害的柏油路上,在点开某首一年前循环过很多遍的歌以后。或者走在路上忽然开始下雨了,把伞撑开仰头一望那会儿,明明不该想你的,却莫名其妙总能想到你。也不是想到你的脸,也不是想到什么特定的事件,就是模模糊糊一团影子——本来想说也许是往事的影子,楞了一会儿不免自嘲,哪有什么往事呢。就好像那个梦一样,明明不是你的面貌,我却很确定是你。明明没有什么特定的事物,我又确确实实是想到你了。

一想到你就倒霉。说不清楚是哪种程度的,也不是事关生死的事,无非是因为不善交际引起的尴尬,生了场不重却麻烦的病,背后又被人多说上几句闲话,早饭午饭晚饭没什么东西可吃,出了趟门呛进了不知什么东西,回去以后连咳带吐,差点把胃吐出来,这些挺鸡毛蒜皮的小事,如此而已。哪怕磕了过量止痛片,想等半夜爬起来跳楼,也因为睡死了没成功,第二天醒过来又是一条快乐生活的好汉。听起来还挺好笑的,是不是?

当然,这些事本质上和你没有一点儿关系,我知道把这些都归咎到你身上是很不对的。不过这样也挺好,我就会想还是少想想你比较好,最好一说完这些没什么缘由的废话,我就能把你忘得一干二净,跟我们从来没见过一样。

忘掉我对你来说肯定不是什么难事。这样多好。

我在遇见你以后才知道,原来喜欢一个人是很疼的。我想大概许算不上是爱。爱是多么遥远的东西呀,我可能还不能够懂得它,所以还是姑且把这叫做喜欢吧。不过既然连喜欢也已经这么疼了,如果要到爱的地步,那一定是有一种我不能想象到也从未经历过的痛。

前两天刷空间,看到一条图片内容,然后我就想你是不是也是像里面说的那样只是钓鱼,打完字或一个转身后只有嘲讽的笑。也许你是一时无聊顺水推舟,也许你是无意为之,根本就没想到这一点。其实这些都不太重要,我只是需要一个让心冷却的理由。你只要轻飘飘一下就能让火燃起,四处蔓延,让火熄灭却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最让人无措的是最后留下的那些火星,以为它已经消失殆尽,却能在看到某条匿名消息的那一刻忽地腾起,重起燎原之势。就像上次,我花了一年做的所有努力,在看到你一眼后发现俱是徒劳。

其实少了你我的人生也一点不缺,反而能多出很多东西。少了我于你更是毫不影响,你连想都不会想起我。我们本就不是什么小说电影里的男女主角,最多你是男主,我是十八线以外的龙套,别说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连个边也搭不上。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北京折叠》,我不想在这里对这个故事做些什么评价,我只是想说,你该有繁华喧闹城市大好的白天,如果我不冒着被处罚的风险越界到白天去,我也能快乐地享受拥挤破败的城市夜晚。

所以我有多少次想到你,就有多少次想到那些没头没尾渺远不可及的“如果”。如果那天中午我不去吃饭,如果我没去见你,如果我没理那个好友申请,甚至更早的原因,如果我没写那些有的没的的小文章,如果我没在看到认识的人以后在那个群里说话。这些因和果,明明能衍生出那么多的如果,可偏偏走到这样的死胡同里来。

其实还有一个反方向的“如果”,但是我不敢想。

因为那一点儿用也没有,真是一点用没有。连句子都帮我打好,只需要点击一下发送的匿名消息,是我仅剩的最后一点勇气。有首歌里是怎么唱的来着?你一定听过那首歌的——“一厢情愿,有始无终”。

可不是一厢情愿么。就算是钓鱼也能有个虚假的你情我愿,放在我这儿,说到底还真不过是一场自己感动自己的独角戏。没什么一别两宽,别了你我能宽就好。

学长,愿你万事顺遂,愿你前程似锦。愿你看过苦酒山河,还有三分浩气在身。

愿我此去无念。                                      

                                唐溪远   

                               20xx年9月

评论
热度(11)
  1. 十二楼序十二楼序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沼有野鹤

© 十二楼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