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泉落石

修养中。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涂鸦/照片/练字在子博@浮崖山人

【杂】2017.3.22

真奇怪,我的梦境到最后终于成了现实。

一直以为梦境和现实是相反的。想起三毛在梦里花落知多少里写到的梦,最后却完完全全成了现实,实在是不可思议。

很长一段时间每晚都被冗长的梦境的充斥,有一段时间里在梦境中,总是因为种种原因满手满脸全是血。其中有一个梦境里,左手的手掌被鸟喙戳穿,手指握紧再松开,血也不往下滴,只是弄得满手都是罢了。

昨天的梦境里有一个不好不坏的回答。没有什么期待,却不希望它会变得更糟糕。醒来以后想了想,梦境和现实是相反的啊,于是也说不清到底是释然还是惆怅。

然而今天左手的手心确实是被笔尖戳破了,在一模一样的地方。这一刻忽地想起那个梦。难道这样的现实发生在这一日,是特地要来告知我梦和现实也不尽相反么。明明是无关紧要的事,却在昏昏沉沉里思索了一节课。

就连在经历于我专有的羞辱时,脑海里想到的也是来戳我的手掌的鸟喙。

 

如果要说,印象最深刻的梦境里的画面,其一是我把点燃的书本往上扔,木质的房梁和房顶熊熊燃烧。火星掉下来,掉到我的脸上,只有温暖和轻微的灼热感——也许是凉的。那个如同长篇恐怖电影一样的梦境是我不喜欢的气氛,这一幕却让人有说不清的安心感。

其二是如从很高的楼顶落了下来,没有快速下落的惊恐和落地的画面,速度平稳和缓。醒来以后才忽然觉得惊恐,仅仅是在奇怪为什么会这么快地如愿以偿。

上周和她们上到五楼去。下了一天雨。那天上午读了三毛的两篇,记不清题目。一个人走出教室的时候,走到走廊的最前面去。五楼的围栏比二楼低 得多,这一点也很让人奇怪。我看到雨水落到地上,积水在发亮。然后很想跨过围栏下去看——积水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忽然间想起从五楼掉下去是不会死的。我转头往走廊的尽头看过去,看到C站在那里。

这一刻仿佛重回人间。

 

某天晚上和C讲南城杂忆里的情节,有一部分细节特意和她说了。听完后她跟我说,以后不要特意去写那样东西了。

另一个晚上和她说了那天的遭遇。她说你大概有点问题。我说,你说的对。她说,有时候你太敏感啦。

我想她是对的。

上到五楼去的那天上午,我想起待在家里不去读书的那段时间,母亲每天出门前会跟我说,不要读三毛。

那个时候总是在她后脚跨出门以后偷偷跑到书架边去抽出来。

现在我想,她说的也是对的。

南城杂忆那样的故事,在写完后续桂花载酒以后,尽量再也不写了。把所有的难过写进去之后,每次读起来也觉得怪难过的。C说的是对的。这样不好。

以前一直希望它会自己好的。现在想来,以前不好的东西,今后也不会好。就好像今天不开心,明天也不好过那样。

事到如今,梦境和现实好像也不必分得那么清楚。因为无论梦境还是现实,都确实没有分别。总而言之,没有令人觉得好过的时刻。

 

快下课了。没有章法地胡乱说了一气,那么就到这里吧。

然而,究竟是不是梦境里的鸟喙变作笔尖,到现实中来戳破我的手掌这一点,到现在依旧十分令人困惑。

评论(2)
热度(6)
  1. 清泉落石清泉落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沼有野鹤

© 清泉落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