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泉落石

修养中。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涂鸦/照片/练字在子博@浮崖山人

【杂】写在十六岁


十六岁算是个尴尬的年纪,这种尴尬具体表现在医院输液只分为成人输液和儿童输液,而到了成人输液护士却仍然给你插儿童的紫色针头上。
这篇本来应该在生日前两天写的,不过十五岁的最后这几天实在忙乱又不真实,回想起来就如同三流电视剧里的故事,在城市的霓虹灯里打着旋儿,罩着一层模模糊糊同我无关的喧哗。那感觉有点像加缪的《局外人》,荒唐可笑,笑到最后又是迎风流泪。

从十五岁到十六岁,终于明白了世界上大多数事情的选择和决定,从来都不像数学题目那样能有确切的答案。有确切答案的求索过程,再怎么艰难也不过是绞尽脑汁的煎熬,大不了把笔一丢,交上半张白卷了事。
剩下的那种,有点像玩没有攻略的文字游戏,如履薄冰步步为营。
说起来也很轻轻巧巧的,就好像无数的故事里那些主人公面对人生面对选择诸如种种,几句话功夫。就连『他想了很久很久』,也不过是一行字罢了。很久很久里有怎样的痛苦辗转,怎样的沧海桑田,是十五岁的我俱不知晓的。
有时候习惯给笔下的人物制造绝境,以为没有到死亡的节点上,一切就都算不上残忍。现在想来真是天真过头,只希望一切风平浪静,所有人过完应有的一生。
实在难过到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会在心里默念『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然后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可是我实在不想承什么大任,只想做一个淹没人海的普通人过完一生。
所以,不管是三千分之一的倒霉还是万分之一的倒霉,这样的概率为什么不交给真的将承大任的人接受呢。

前一阵子我发微博说,十五岁的最后几天真艰难啊。然后一个朋友跟我说,再艰难也会有过去的一天,就像《人间失格》里的那句话,一切都会过去。
她说,很多时候能激励她的不是心里鸡汤,而是《人间失格》。
我一直觉得那是我读过的最难过的故事,因为从头至尾活着都透着股淡淡的绝望。读到最后很不解,不明白那样的人生为什么还要坚持,况且主角早年也自杀过,在最后的境况里反而继续活着。
然而那确实是能给人活下去的动力的故事,虽然它一点儿也不美好,至少让我觉得我活得其实还不算最糟糕。
活得还不算最糟糕。这样就好。

读初三的时候以为辛苦,现在想起来真是每时每刻一直在玩。上课睡睡觉涂涂鸦开开脑洞写写同人,回家书包一扔先打游戏,周末还能溜出去跟女朋友看个电影。录取高中以后的最后一个月玩得尤其疯,直接导致中考成绩不太好看。
不好看主要表现在语文上,以至于高中语文老师以为我初中语文成绩不好。
懒得辩解,也就这么笑笑过去了。
这一年唯一大有长进的地方大概就是懒,能走一步绝不走两步,能躺十分钟决不睡五分钟的那种。看到消息也不想回,所以其实不是我不爱你们只是我有点儿懒,懒癌晚期。
反正最后总结性的大考,好像总要考砸一门。
高中开学一个月的时候心心念念想回到初三,人际交往恐惧连话都不会讲的那种。
其实我们总是这样,小学的时候想回幼儿园,初中的时候想读小学,初三想念初一初二,高中又觉得初三挺好的。说不定等以后工作了就想回去读书。
这学期最后一个礼拜,上课的时候大家都开玩笑说想去丝绸中专。其实这样的话说过不止一次了,我妈说你们这样说出去要被打的,放着重点高中不要说要去职高。
其实也就说说而已,说完了二十张考卷还是要做。

『我们要学会忍受残缺的生命。』
这句话很多次出现在最近看的小说里。一开始不以为意,以为它既不特别也不煽情,相比之下很多别的情节别的句子更能牵住我的注意力。
然而它开始不断在脑内循环播放,在无数次抬起脚落下踩上楼梯里滚过。终于在把被子抖开叠上的那一刻忽然觉得真有道理,于是电光火石想的清明。
是挺有道理的。
这样一来好像也就有点理解了世界上努力活着的形形色色的人们。
我一直以为有太多比生命重要的东西,比如国家民族艺术文学荣誉之类。也许是太过理想主义。
很多时候觉得活的很颓废,茫然不知所措,也不知道是为谁而活。像站在湖泽遍布的沼泽,雾气弥漫,不辨东西。
不过在想明白这个问题之前,最好还是让自己不要掉到沼泽里。
学会忍受残缺生命,继而接受它,活下去,好像也不是那么艰难的事。

十六岁生日收到的礼物应该是迄今为止最多的,虽然晚自习不去so没有听到开开给我唱生日歌这一点真的非常遗憾。
从近一个月前颓丧地拎着东西逆着熟悉的气流边走边哭,到半个月前在圣诞节那天推开教室的门几近凯旋,这期间的生活模糊又不真实,仔细想想好像真的什么也没有干。每天活的难过又莫名其妙,随时随地都能有眼泪啪嗒啪嗒落下来。
于是有很多时候就是一个人无声地流泪,在黑暗里眼前满是闪烁的炸裂的光点,像梵高的《星月夜》那样流动,耳朵里是八百个一齐相互碰撞的锣。
就算好不容易能入睡也是被庞大的梦境吞没,醒来以后一阵心累。
这还真是最了不起的生日礼物了。
可是现在说起来,好像也不过是轻飘飘一句话。

不管怎么说低产的一年也过去啦,新的一年也要好好加油。
就这么草草结束吧。

评论
热度(6)
  1. 清泉落石清泉落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沼有野鹤

© 清泉落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