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泉落石

修养中。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涂鸦/照片/练字在子博@浮崖山人

【YP】朝如青丝暮成雪

*挺久不写了。题目瞎取的。时间线在《Ending》之前,快结尾那边,正篇的结局大概主要会写夏锐那条线。写过《雪初霁》第三部分以后一直没有文力,随便写了写在回家的路上的脑洞,有些设定就图一时爽以后也不一定会用,随便看看就好。

 

 

 

十点。

苏梓莞站在大门前的空地上,终于看到了魏绯初。

头发还是一丝不苟地绑成了马尾。其实苏梓莞怀疑那是刚绑上的——也许是为了体面地和曾经的同事说一声再见,又或许是为了体面地走到新的开始,就像要抛掉过去一样地走下去。她很累,在橘黄色的灯光底下,也不用细看。

“多久没睡了?”苏梓莞走过去,好让她不用再自己来转轮椅的轮子。

“也许两天……或者三天。”魏绯初闭上眼睛,又觉得这么下去自己也许马上就要睡死过去,于是把全身的力气用去撑起眼皮,“我多久以前来的来着。”

“两个星期前。”苏梓莞停顿了一下,“我还以为被关在那种地方两个星期你得疯掉。”

“更正一下,这次没人来关我。事情实在太多了,不能不做。我只是想快点结束。”魏绯初抬手用手背遮住眼睛,“况且耐力训练是必修课……”

“这种已经太过了。”

好一会儿没人接话,也许有一两分钟,前面那个人才懒洋洋地说了一句:

“没差啦。”

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吗。

魏绯初还想这么说的,或许是太困了,又或许觉得无关紧要,声带也懒得挤出这些个音节了。随意吧随意吧,都融化到灯光里流走也无所谓了。挟着那些一句话都不能听漏的紧张,一个表情都不能错过的戒备,就这样通通流走吧。

苏梓莞回想起魏绯初曾经跟她说,比起一个礼拜被关在一间不透光的屋子里,她更愿意选择五十公里越野加十公里武装泅渡,完了再从直升机上往水里跳直接开始为期一周的荒野求生的那种。

“你从里头出来以后什么感受?”

“……有心理阴影了,从今往后都绕着那个建筑物走。”以及满心都是滚你妈的训练。

心照不宣,就不要骂娘了,省点力气吧。魏绯初这么想着,忽然又想起了些什么:“哎,停一下。好歹呆了这么些年,转过去让我再看一眼吧。”

最后她朝着那些披着橘黄色灯光的建筑物看了很久,苏梓莞几乎以为她已经睡着了,正想绕过去确认,才听到她说了一句“好像变化还蛮大的。”

“是蛮大的。”说出这句的时候苏梓莞才忽然想到,这边照明用的灯到底是什么时候由不近人情的白光变成温暖的橘黄,竟也全然没有印象。困惑了一两秒,继而释然了,心想自己这是越活越过去了,多大点儿事儿。

也许那些灯泡灯管给取下来的时候他们蹲在某个遥远的城市的荒郊野外,就这么蹲在土堆上,满脸的灰,看着远处有灯火还亮着。也许天还没亮,但是太阳快要升起来了。魏绯初看也不看,把手里那一团看不出形状的东西往嘴里塞,然后跟她说别去想别的,想想手里的东西还能给你补充多少能量,还能让你往前走几步,就不那么难咽下去了。

说这话的时候魏绯初眼神空茫地看远处,机械地吞咽,于是她自己也强压着不适把东西塞进去,看着天空染上明亮的光。

也许他们蜷缩在角落里,找不到一块干的地方,一抬手一抬脚就带起一阵泥水,这些也无暇去顾了。在黑暗里短暂地清醒了几秒,又意识模糊地昏睡过去。

也许是在黑暗里独自咬紧牙关抹掉眼泪,把脱臼的胳膊安回去,把坏死的部分去掉。

可是说到底,不就是这样吗。

“都过去啦。”

“走吧。”

 

苏梓莞把魏绯初扶到副驾驶的位置上,系上安全带,然后把轮椅叠起来丢到后座。做完这一切她把车子启动了,扬长而去。

路上经过闹市区,嘈杂的人声和音乐声涌进来。苏梓莞一转头,发现魏绯初把车窗开了一条缝,双眼也没有聚焦地看着外面发呆。

“你困吗。”苏梓莞趁着红灯,从后座扯过来一条毛毯丢到副驾驶座上。

魏绯初顺势把毯子抖开了:“清醒着呢。”

苏梓莞记得魏绯初说,你看啊,这座城市的所有繁华,都建立在并不稳固的地基和框架上,稍微一晃就哐当哐当直响。那上头的有些人还要说,这响声多动听。

说这话的时候她也这么不聚焦地看来往行人,霓虹灯闪的人眼睛疼,情侣把两根吸管插到同一杯饮料里,身后的音响播出嘈杂烂俗的歌。

可是苏梓莞却能看到她脸上千帆过尽的悲凉。

 

魏绯初曾经跟她说,她母亲三十五六岁的时候头发白了一块一块,后来瞒着她爸偷偷去染的。那时候故事还没有开始,一切还都是平和无害的样子。钢勺叮叮当当碰撞着玻璃杯,姑娘把身子从对面探过来,小声说了一句,哎,你别说出去啊。

为什么这样呢。

工作辛苦呗。

两勺砂糖,咖啡也甜了。

这两天苏梓莞照着镜子,有时会愣愣地出神,也会想想自己这一干人满头白发的样子。也许少数几个得是少年白头,要不是有副作用维持着,满头青丝早被灰尘覆满,落得斑白。叹一句工作辛苦啊,得两个白眼,再把一杯咖啡灌下去。

也许到最后成了老头老太太,默默无闻地隐于市井人潮中,也要聚到一起回忆回忆年轻时候那些鲜为人知的传奇。

可惜了,大约是没有那样的机会。

 

“去哪儿?”高架下面的红绿灯前,魏绯初这么问了一句。

“南面的海边,搞了套别墅来。”几年前在那边记得你好像说过,等所有的事情结束了,我们就在这里安安静静地过完剩下的日子吧。

魏绯初把毯子往上面拉了拉。“挺好的。”她听到她说。

苏梓莞想起以前看过一本书,那里面有一段是说,高速公路上到处有因为暴风雪而半途抛锚的车辆,而它们随着冰雪和寒冷在后退。车里开着暖气,他们喝着刚煮好的热咖啡,一路向南。

这场景倒是有点儿像,她想。暴风雪和冰雪都在身后远去。

魏绯初说,回家吧。

苏梓莞就嗯了一声,看着红灯变成绿灯,踩下了一脚油门。

—FIN—

 

评论
热度(2)
  1. 清泉落石清泉落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沼有野鹤

© 清泉落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