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泉落石

修养中。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涂鸦/照片/练字在子博@浮崖山人

【YP】A letter

*关于某两人的结局。神神叨叨,不知所云。

*写完以后第二天早上想了起以前在芽太太的文里看到过的一句话,“我在僵冷的冬夜深深睡去,我感到自己躺在墓穴的夜晚,仿佛我在午夜已经死去,仿佛一个星辰的生命已经死去。”

 

 

我亲爱的老朋友S:

我现在正处于D国北部的A山脉的山脚,这儿有一家很有意思的旅馆,有炉火红酒和干净的套房。我和Celieas大约会在这里呆上三个礼拜左右。不过这儿自我们到达的第三天起就连续下了一个礼拜的大雪,那架势着实是有些吓人,也许我们会被困在这里更久些也说不定。

旅行的感觉还算不赖。Celieas已经很久都没有制造过“门”了,他坚持要用交通工具,即使是要去一处已经到过的地方也是如此。虽然有时候路途颠簸的差点把我十年前在实验室里喝的咖啡颠出来。你得相信我这话里头没有夸张的性质。但是这还是让我觉得愉快。这让我总算还是活着的感觉,而不是游荡在世间的孤魂野鬼什么的。活着站在阳光底下总是件让人觉得愉快的事。

现在这儿的天空有些阴沉,听本地人说这两天总会这样,到了圣诞会放晴。也有几次例外,但到了新的一年开始的时候总是个晴天。他在说这话的时候很高兴,在这里暴风雪一点也不会影响人们的心情。我还记得很多年前我们躲在便利店里,那座南方城市久违的下了雪,地上湿哒哒得粘着一张张的传单。新年的钟声敲响的时候24小时便利店开始免费发放咖啡和热可可。夏锐靠在角落里睡着了,白琰往他手里塞了一杯热可可,夏槿站在雪里,你和唐雨畔捧着咖啡坐在台阶上默不作声。Celieas说那咖啡太难喝了,可我觉得热可可很好。

在这里喝不到那样的热可可,但是有能让Celieas满意的咖啡。炉子里的炭在爆响。钢笔的出水不是很顺,有些句子我得描上很多遍才行。但如果现在的状况就是这个故事的结局的话,我想那再好不过了。

在有些地方我依旧是同之前一样和你持相反的意见,当然我们谁也不会指望能说服对方。比如,我想像你这样是无法摆脱掉他们的——尽管我相信你并不会想这么做。他们也许会乔装成你的顾客,来打扫的钟点工,甚至每日晚饭后散步路过你的大门的路人,就像我们曾经做过的那样。但我也不认为摆脱不了他们会是什么坏事。这已经是在我们的接受范围内的结局。我知道我会在路上倒下,也许是公路边,也许是旅店的门前,也许是某处山涧里。然后他们就会回到那里,在我的名字上划上一道或在后面打上一个叉。然后我会化为那里的灰土,也许会变为青苔和其他的植物,比如矢车菊,运气差些或许都会是狗尾草之类。

据说在这宇宙中的能量是不会平白无故产生的,而仅仅是由别的物质转化而来的。*就如你我在几万年前或许是漂浮的陨石的碎片,漂浮的星云,行进的光的一部分,然后那些微粒因为某些缘故分散,再聚拢为其他的物质,那些物质再次分散或是经历死亡,直到最后,直到现在才变为我们。也许我们在人群中有些许的不同,诸如不合群,或者我们的终结会来临地更早些,但我们重又组成的物质和别人不会有什么不同。

也许直到我们全部死亡这个故事才会彻底迎来终结,这些我们在最初就早已知晓。我们从来就没有选择的能力。如果最早的决定是错误的,那么不用再等多久它也将结束。我们或许也能像普通人一样死去,我想这已你是等了很久的。

这次我总算是找不到什么花木来作为带给你的礼物了。如果可以我到真想跑下楼,抓上一把雪来塞进信封里。这儿的雪漂亮极了,泛着一种奇妙的色泽。不过我总算还是找着了些什么,我想你早就看到了。圣诞快要来临了,我从花环上撕下了一小片冬青叶,用雪化成的水浸泡过的——算是把那雪花也一并带去了。我想你大约有三成的可能性会嫌弃它,有五成的可能性在表面上嫌弃它。下次来看你的时候我会带些好东西来,我猜你和苏梓莞会喜欢它。

我亲爱的朋友,我想在不久的将来,我们终将归于尘土。

到那时,自然会使我们重又分散为万物。

                                                                                             你的朋友:L

 

 

*来自某日在微博上看到的某部片子的截图。

 

评论(2)
热度(4)
  1. 清泉落石清泉落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沼有野鹤

© 清泉落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