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泉落石

修养中。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涂鸦/照片/练字在子博@浮崖山人

【YP】Ending

     

夏锐推开木质的大门,一眼就望到魏绯初坐在院子里晒太阳。

院子里有很多的绿色植物。魏绯初是不喜欢养这些花花草草的,这些植物至今还能生气蓬勃地生长在阳光下,想必大概是苏梓莞的杰作吧。

魏绯初闭着眼睛坐在轮椅上,肤色在阳光下苍白的近乎透明,远远看过去似乎是一尊雕塑。她穿着藏蓝色的麻布裙子,腿上盖着青色的毛毯,有一只短毛猫正趴在那儿懒洋洋地晒太阳。

大概是听到了声响,魏绯初睁开眼睛,在看到夏锐的那一刻愣了一下,张了张口不知该说什么,便只是吸了一口气,然后微笑起来。

院子里还晒着白色的被套床单和白色的长裙。夏锐记得以前魏绯初是不穿长裙的,嫌那裙摆不够利索。夏锐还记得那是初夏,少女们穿着下摆白得透明的长裙。魏绯初从她们中间穿过,走过来,递给了他一个咖啡色的纸袋,纸袋里有一杯温度正好的拿铁和一把折叠刀。

 “阳光真好啊。”魏绯初听到他这么说着,语调不轻不重也毫无起伏,像是在遥远的过去的某个时刻未曾说出口的寒暄。

魏绯初是想问夏锐有没有厌恶过自己的。这一个问题从分别那一刻起就盘踞在那儿,久久未曾离开。然后她忽然间想到曾经自己问夏锐是否后悔当初的选择。脚下是散乱着的打印纸,原本排列着文件夹的一排排柜子已然空旷。他背对着自己,翻找着仅剩下的资料,在那一刻动作停下了,似乎是在那一刻出了神,好一会儿才忽然想起来,猛地摇了摇头。

大抵确实是憎恶着的吧。彼此心知肚明,只是所有人都再不愿提起罢了。他们还生活在阳光底下,没有徒增伤感得必要。

但她依旧没有想到该如何接话。魏绯初想自己大概是没点上“会说话”的技能,很多年前就这样,毫无长进。

“只是让人害怕这样的阳光也要变成幻觉了。”她最后还是这样说了,尽管这样的接话并不让人满意。

“如果连这样的阳光也还能幻想出来,这样的处境好像也不算太坏。”

“比起精神病院或是疗养院,这边还算不赖,不是么?”魏绯初闭上了眼睛,“偶尔还能去海边散散步,唯一的缺点只是太潮湿了些。”

“你还看得见他们吗?”夏锐顿了顿,对于这样脱口而出的语句总觉得有些不妥,“毕竟那么多年了。”

 “刚到这里的时候……我以为我快死了。”说完这句话,魏绯初忽然如释重负地笑了,“我几乎分不清楚现实和臆想。不过后来就习惯啦。”

“就好像所有人还活着一样。”似乎是为了确认夏锐还站在那儿,她接着说,“这样也挺好的,不是么?”

或许吧。夏锐这么想着,有些话却终究没有说出口。

其实他想说,就比如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忽地看到已经死去多年的旧友。红绿灯在闪烁,人群在喧闹,灯光在跳跃,周边的高楼在一寸一寸地拔高。而他静静地站在那儿。

但他觉得没有必要。他知道魏绯初是明白这些的。就好像他知道魏绯初张嘴而未说出的话,她知道在那一刻他看见了谁。

阳光很好,光和影切割着柏油路面。在那一刻夏锐无法抑制地提起了嘴角,就好像多年前所做的那样。

因为他在对着自己微笑。

—FIN—

  好久不见,来除个草。一千字多一点的小片段,时间线在《Yeaterday》结局之后。其间包含着我对结局的另一个设想。好久不写啦,光顾着开脑洞,坑多到并不能填起来【x

评论
热度(7)
  1. 清泉落石清泉落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沼有野鹤

© 清泉落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