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泉落石

修养中。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涂鸦/照片/练字在子博@浮崖山人

【伞修】The rest

*年初的时候参伞哥中心本文,时间好像是定在认识半年的时候来着。忘了。改了大半年依旧各种硬伤,不过有几个片段自己还是蛮喜欢。本子窗了,原封不动丢上来混更。

 

 

The rest

 全职高手/伞修


 

苏沐秋把手又放到嘴边哈了两口气。毛茸茸的触感,水蒸气凝结的白雾像水波般一圈圈荡开,好像在冬季的深湖投下了一小颗石子。

苏沐秋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联想。感觉有些不伦不类地奇怪,可是又莫名地贴切,于是连自己都没注意到地,忍不住微微笑起来。

再抬头的时候视线所及的地方看到叶修双手插的口袋里慢悠悠地走过来,呵出的白气在风里慢悠悠地向上飘,好像执意要飘到那些高楼的顶上去,然后在一小阵风里又瞬间被吹得四散。

“打了吗?”

“没。”

不知是距离有些远还是什么,声音有些含糊不清,好像在冷空气里减慢了速度,隔了好久才传过来。

“今天都除夕了,至少给家里打个电话吧。”                                             

叶修“嗯”了一声,往手上哈了两口气又使劲搓了搓,还是慢悠悠地问了句:“直接回去吗?”

苏沐秋本想“嗯”一声,忽然想到前段时间答应了沐橙给她买个发卡的。沐橙是很少提要求的,一个新的发卡就会让她很高兴很高兴。放学去接她有时候会看到班级里有女孩子买了新衣服,苏沐秋偶尔会代入想想如果沐橙穿上会是怎么样,心里隐隐有点心疼。这时候苏沐秋往往自我安慰,自己的妹妹穿什么都好看倒是真的。

“等一会儿吧,我还要去给沐橙买个发卡。答应过她的。”这么说完苏沐秋把围巾稍稍往上拉了拉,拉到鼻子以上松手结果又掉了下来。重复了两次终于放弃了,然后在寒风里忍不住抖了抖。

“我说,”到底还是叶修没忍住先开口,“关于装备编辑器,有什么头绪吗。”

“你没看见我都快裸奔了吗。”苏沐秋有些没好气,“让你把身上的装备脱下来借我玩舍得吗。”

“不舍得。”叶修毫不犹豫地接了句。

苏沐秋知道说不过这个家伙,也懒得再多说,索性闭着眼睛开始踩盲道。反正叶修睁着眼睛走在前面。

昨晚蹲在电脑前跟各大公会抢野图,苏沐橙端了两杯开水悄悄凑过来看。然后苏沐秋一个转头,吓得苏沐橙差点两杯水浇在键盘上,忍不住“啊”了一声。“出什么事了?”叶修立马从座位上站起来以至于圆舞棍捞的角度差了点于是——

原本两人计算好把这只捞走正好跑去抢另一只野图,说来也巧,正好这次两只野图同时刷新,可是打到红血的时候屏幕上很不合时宜地跳出一条公告表示野图boss已被击杀。

苏沐秋语重心长地表示十点之前苏沐橙要回去睡觉了。

可能是原因之一,导致今天有些昏昏欲睡,怎么都提不起精神。苏沐秋怀疑就这么闭着眼睛走都快成梦游了。

走了一会儿苏沐秋发现不太对劲,怎么一直是向前直走呢。稍稍睁开眼睛,大概是瞳孔大小还没调整好,以至于面前的景物和前面的身影都模模糊糊的,好像在眼前遮上了张不大不小的透明塑料纸——怎么又是这种奇怪的想法。苏沐秋揉了揉眼睛。

把眼睛完全睁开才发现是什么不对劲。人行道上已经没多少人了,街道上却是来来往往的车辆。两边屋檐下挂着红色灯笼的店铺拉下了卷帘门。刺耳的声音钻到耳膜里,昏昏欲睡的感觉被这些锐利的声响撩走了些。

“有些晚了吧。”叶修看着街上几乎都闭上大门的店铺:“回去吗?”

“嗯,过两天再出来吧,沐橙应该已经做好晚饭了。”苏沐秋笑了笑,走向最近的公交站台。

城市里的公交站台不久前重建过,除了更完整的线路还增加了金属的靠椅,闪现出冰冷的色泽。站台一边就是棵香樟,在萧瑟的冬天撑着满树稀稀拉拉的叶子,相比夏季的香樟倒是调进了些金黄的色泽,然后周边就莫名漫出一股毛茸茸的温暖的感觉。

不远处可以看到路口的红绿灯,不是坏了就是绿灯的时间长的过分,反正叶修一直到上了公交看不到红绿灯了都没看到红灯黄灯跳出来过。红绿灯边上还有不知是谁摆上的装了半瓶水的矿泉水瓶,孤零零地立在那里,望着还在路上的车辆行人。

后来叶修无意间和苏沐秋说起这个,苏沐秋忍不住回了句“视力好了不起吗”。

公交车上没多少人,可能是在开始几站的缘故。大多数不是拎着大包小包就是拿着装满什么东西的塑料袋子。苏沐秋把几个硬币投进去,找了个位子坐下后又打了个呵欠。

车门关上,公共汽车如同摇晃的饼干盒子开始向前驶去。苏沐秋半眯着眼睛靠在靠窗位子的椅背上,玻璃窗上清晰地映出那张脸,还能看到窗外梧桐树掉光了叶子孤零零地站着,夕阳把天空染成果酱的色泽,泛出一种莫名耀眼的光彩。

叶修歪着脑袋看了看苏沐秋,微笑了一下,好像自己都没察觉,然后慢慢合上眼睛。

是有些困了。这么想着如同被传染了般打了个呵欠,困倦的感觉一下子出现在身体各个细枝末节。

冬季傍晚夕阳残存的热量和柔和的光线充斥在颠簸的车厢里。很多年后某些冬日的傍晚,细小的尘埃也在光线下慢慢的漂浮飞舞,然后悄悄地把什么东西盖住,好像它从未存在。

或许这些真的从未存在。

 

再向窗外看的时候天色有些暗了。然后到站,下车。路灯已经亮起来,晕开一片淡淡的光晕。道边的绿化在灯光下投下斑驳的影子,常绿的树木枝叶婆娑,落叶的树木撑着孤单的枝条,仿佛蜿蜒的向着天空的骨架。

两个晃晃悠悠的影子投在路灯下,一点一点地被拉长。

晚饭后苏沐秋问叶修说游戏还接着玩儿吗,叶修想了想:“今天就让各大工会高兴一下吧。”苏沐橙听了忍不住嘻嘻笑了起来。

“出去看烟花吧!”苏沐橙眨了眨眼睛。 

于是五分钟后亮着路灯的街道上就出现了三个在寒风中瑟瑟发抖艰难前行的身影。

不管是前还是后,不用抬头就能看见黛蓝色的天空。色彩染的均匀的幕布上迸发出耀眼的色彩,然后如同谢幕一半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便匆匆隐到幕后。

走过广场的时候苏沐橙说,好像国外有些地方一到新年就会有很多人聚集到广场上等新年的钟声,很热闹的样子。苏沐秋说那是元旦啦,现在是除夕好吗,况且其实现在每家人家也都很热闹啊。

然后就顿了顿,忽然间觉得三个人的背影是很萧瑟啊。

叶修说,这两年寺庙里也是有活动的吧,除夕的晚上去庙里等到零点就敲响祈福的钟声什么的。

“好像也很好玩啊。”苏沐橙仰着脑袋说,“明年有空的话去玩吧?”

这个时候天空中忽然热闹起来。大概是在近处,炸开的声响也是很有气势。灿烂地开成一片,各种不可思议的色彩同时出现,热闹了一阵以后又渐渐平静,然后远处的天幕开出新的花朵。

即便是除夕街上也不乏闲逛的人。除了读作看烟花写作吹冷风的外,也是有身在他乡因为种种原因无法回家的人。

于是街上的人与人之间,好像都有了一个自己的世界。

至少在这个时候,三个人一个小世界的温馨气氛是真实的吧。想到这里苏沐秋忍不住微笑了起来。

温暖的灯光,自动贩卖机,金属碰撞的清脆声音,罐装饮料,少年们和少女的说笑声,冬天呵出的白气,远处的烟花和天幕。

逛累了终于回到了家里。苏沐橙兴致勃勃地说要不来守夜,苏沐秋也终于没搬出那条十点前必须去睡觉。

零点。   时针分针秒针重叠。

然后恍惚间,三个人好像都听到了来自很远地方的寺庙的钟声。

又是新的一年。

 

初五那天听说附近有商城开业,给沐橙买发卡的事苏沐秋还没忘记。叶修表示游戏也是可以放一放的,反正也不差那么点时间。

走过去的路上看到有个拿着单反相机的男孩子咔擦咔擦拍着那些爬满了爬山虎的青砖砌的房子。那些爬山虎像罩住墙壁的棕色的网,从上面垂下来,也不知道这样垂了多久。可能是爬山虎映衬的缘故,或许又是白色墙壁本身透出一种淡淡的棕红的颜色。

漏水的水管往下滴着水,把青石砖块沾湿一片。

 

商城里可能因为人多,还开着中央空调,室内温度比室外高了不少。各种或远或近或大或小的嘈杂声响也一并涌来。各种各样朝着不同方向走去的人。干净得可以映出天花板节能灯的地面瓷砖。亮着绿灯的安全通道指示。橱窗里明明气温还很低却已经换上春装的模特。从它们面前走过的挽着手的情侣。店门前已经开始干瘪枯萎的百合花。

种种,诸如此类,从各种感知神经涌向中心,然后哗地炸开,变成四散的烟雾一般的东西,再一点一点蜿蜒到细枝末节的地方。

苏沐橙左手拉着叶修右手挽着苏沐秋走在中间,长发披散在肩上,歪着脑袋看着左右两边各样的橱窗。她停下来的时候叶修和苏沐秋就陪着她停下来。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上几句,笑嘻嘻的接着往前走。

这个时候与他们擦肩而过的人,大概会觉得他们并不属于那部分的嘈杂吧。

走过一家店的时候苏沐橙说要进去看看,于是苏沐秋先一个健步上去推开了店门,恍惚间好像感觉有什么东西从推门那一刻开始产生的缝隙中扑面而来。

是店里的暖气?还是仅仅算是一种有着细微差别的气氛呢?

在这么大的一家商城里,这应该算是家挺小的店铺,店里陈设着各种各样的小玩意儿。店名是花体的英文,很不起眼的一行,写着“THE REST”。

苏沐秋四处看了看,其实也就四五排的货架,摆的满满当当,靠着四面墙壁,其中一面边上是开着木头的小门。店里没有太多的店员,实际上现在店里只有四个人,再多一两个可能就会感觉有些拥挤。

店内中的位置有一张小小的圆桌,上面也摆满了商品。两边的两把简单朴素的椅子上倒是终于没再摆上什么,好像安安静静地等你坐上去,把玩一下桌上的小玩意儿,或者发一会儿呆。

虽然东西都挨得很近,摆放得很挤,但是却丝毫没有让人有什么因为过于凌乱而产生的不太舒服的感觉。

苏沐橙纠结了好一会儿,在镜子前比划着,拿给苏沐秋和叶修看,折腾了一会儿才选定了发卡。说是折腾或许也不太对,反正苏沐秋没觉得有多折腾。这时店里大概没有一个人觉得这样是在折腾吧。

安静的背景音乐好像有了形体一样,和柔和的气氛混合后充斥在整个空间里,把一切都包裹起来。或者,似乎有些像沙拉酱那样,把气氛调和得刚好。

结完账离开这家店的时候苏沐秋路过那张小小的圆桌才发现桌上摊着一本小册子,空白的地方都被其他的商品遮挡住。

没有被遮挡的地方用钢笔随意潦草地写着一行字:“就算时过变迁,也总会有什么其余的东西会是剩下的。”

好像是很随意地留在上面的一句话,字迹如同行云流水。

看样子店主是个文艺小清新?这么想来苏沐秋忍不住笑了。从这家店的装潢来看,似乎也确实如此。

“笑什么呢。”叶修凑了过来,顺便用手在苏沐秋肩上重重地拍了下,“咦。”

句子到这里忽然断掉,好像被突兀地安上了句号。

几秒后叶修听到苏沐秋说:“不过呢,总归还是有些道理吧?”然后就没有再说下去。

 

很多年后叶修回忆起这些的时候,是和苏沐橙和陈果一起过的除夕。

两个姑娘叽叽喳喳地谈论着。烟花肆意绽放在天幕。

有一种和记忆微妙的重叠。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叶修笑了笑。确实有些道理啊。这么想着眼前浮现出那个少年微笑的样子。

可能是发卡,可能是除夕的烟花,可能是墙上的爬山虎,可能是公交车上所看的的尘埃和天空的色泽,也有可能是别的什么。

十年时间,沧海桑田。

可能记忆已经渐渐变得琐碎,可能在某些方面已经一年不如一年,可能总有些人会在这些年里离你而去。

尽管如此啊。

“总会有什么剩下吧。是不是?”

—FIN—

 

评论
热度(35)
  1. 清泉落石清泉落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沼有野鹤

© 清泉落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