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泉落石

修养中。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涂鸦/照片/练字在子博@浮崖山人

【百日叶喻Day.97】It's not a dream

*用了2012年第六届PF(Pixiv Fantasia)的世界观设定,如果有兴趣可以去了解一下,是否了解对于阅读本文并没有什么影响。除此以外还有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私设。大概又OOC了。

 

It's not a dream

全职高手/叶喻

 

叶修到达了位于诺尔加尔德边境处的那个小酒馆。

大半夜的气温比白天低,一路上都在下雪。因为季节是夏季,所以雪落下来化得特别快,比起冬季的大雪似乎更令人恼火,不一会儿全身就会变得湿哒哒的。

诺尔加尔德常年气候寒冷,可能是位处整个大陆的西北,又或许是由于远古时古代龙授予的“冰龙之剑”的缘故。在这个国家烈酒尤为受欢迎,尽管这个小镇位于处于国境东南的白叶平原的西南部,接近与陆沙利亚的接壤处,相比这个国家的其他几部分不管是温度还是气候,甚至连空气都温和了许多。

叶修有些庆幸,亏的不是冬天,身上大概是不会出现冰碴子的。

叶修是从陆沙利亚乘船来到这里的。两个月前他还位于陆沙利亚内陆,是个隶属陆沙利亚的好公民——姑且算是。陆沙利亚的士兵、佣兵和骑士在前一段时间被女王召集,前往国境东部与吉尔多亚之间的连接枢纽,即灰色大桥。然而恰好在这个节骨眼上,叶修被团队开除了。

准确来说,应该是丢下了,并且连陆沙利亚的国籍也被开除了。

叶修多年以前是隶属吉尔多亚的,这是没错。多年以前陆沙利亚的女王即位时建立了新的体制,对于有贤能的人多为赏识。在这样的体制下,每年许多人从大陆的其他地方慕名而奔向陆沙利亚,叶修愿意投奔这个国家当然也是因为这个道理。包括叶修原先所在的团队,大多也是因为这个理由留在这个国家。

偏偏团队里人有传播谣言,说叶修是吉尔多亚派来的内应,征战古代龙就算了,在五剑战争时期参加战役万不可带他。

这个笑话可不好笑。叶修这么想着。

按理说,既无理也无据,这样纯属编造的流言多的是,甚至还有陆沙利亚的女王与诺尔加尔德的巨人之子的传闻,并不可信。然而不知什么原因,周边却有很多人信了这一点,私下里偷偷地讨论着。

叶修脱离了那个叫嘉世的团队,就这样成了无国籍的半个无业游民,并没有阵营也不受雇佣,自然不用去到灰色大桥。陆沙利亚显然是暂时无法呆下去了,于是叶修从陆沙利亚的北部乘船来到了诺尔加尔德南部,在港口搭便车来到这个最近的小镇。

在这个年代,酒馆从某种方面上来说算是一个小小的情报中心,更不要说处于两国边界地带。因为陆沙利亚和诺尔加尔德结为了西方同盟,这一条边境线才没有被封锁。各色人等鱼龙混杂,往往带着各自的目的呆在这里。有些人常年蹲在那里卖货物,如果你走过去给他些钱,说不定就能知道些有意思的信息。

但是这时候叶修对这些并不感兴趣。他只想坐下来喝一杯伏特加,然后慢慢捣弄他的千机伞。可能的话这段时间最好能从镇上的小商贩手里收到一些有用的材料,之后就差不多准备离开这个镇子。陆沙利亚气候炎热,与诺尔加尔德刚好形成极端的对比。在短时间内从一个极端适应另一个极端可不容易。

然而叶修并不准备离开诺尔加尔德,相反,他打算到这个国家的北部,去取一些只有在极寒之地才有的材料。况且现在各国因为龙剑的缘故剑拔弩张,诺尔加尔德北部的内陆在短时间内显然并不会成为战争的中心。这勉强算是个好去处。

那些家伙在前往战场的时候连武器都没给他留下。惯用的战矛却邪被带走,叶修的手里只有一把各种资质都还停留于初级的千机伞。原先在叶修所用的名字是叶秋,代号一叶之秋。当初在讨伐古代龙时,也算是有些声望的人物了。

叶修选择来诺尔加尔德,而不是大陆上的其他地方,并不仅仅是因为作为同盟关系,到这边更为方便。要说找个地方避风头的话,埃尔多尔的山脉深处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去处。

酒馆里灯光昏暗,人也不算少。有些不愿去找旅馆或是酒醉的人早已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这时候叶修听到了酒馆门被推开的嘎吱声,冷风和寒气裹挟着灌入,然后他感觉到有人坐到了自己身边的位置上,带着诺尔加尔德室外的寒冷气息。

“前辈,好久不见。”

叶修扯了扯嘴角:“当真是好久不见啊,文州。今非昔比啊。”

 

喻文州记得第一次遇到叶修是在白叶平原西北部的山脉。那时候他只是个资质平平的无名小卒,蓝雨团队的透明新人,经常去进行写并没有太大价值的任务。直到那一次被委托去山中采集一种材料。

“我说啊,你算是诺尔加尔德这边的本地人吧?”对自己说话的年轻人看起来不修边幅,嘴里咬着一支烟,说话口齿却还算清楚,“我需要一个能带我进山向导。”

“如果仅仅是作为向导进山的话,我想大概会有很多比我更合适的人选。”

“啧,有点意思。”叶修把烟拿下捏在手里,“被你说中了。”

喻文州是知道,自己在很多方面资质并不好,甚至有些糟糕,一般来说报酬高的任务怎么想都不太可能落到自己头上。况且如果仅仅是找个进山的向导,开出的价钱未免太不符合了。

“前段时间我说要点材料,老魏跟我推荐了你。”叶修揉了揉头发,“怎么样?考虑一下?”

叶修说的材料是一种晶体。在诺尔加尔德的高山之巅,因为龙剑的缘故,悬崖峭壁上生长着一种植物,这种植物没有茎和叶,只有花朵。花朵的中心被手掌大的花瓣层叠包裹是一种结晶,从某种方面上来说,算是这种植物的“心脏”。

这种晶体是诺尔加尔德的特有产物,再加上生长环境恶劣,大多数当地向导不会接受这种委托。这样看来,即使推脱掉也很正常。

一看就是被挑剩下来的危险任务。

喻文州若有所思,叶修不禁腹诽,老魏不会又坑我吧。

出乎意料——

“好。”

 

“前辈过奖。”喻文州要了杯酒,“西方同盟和通商联合要开战了,叶神怎么会来这里呢。我还以为我们会在战场上见面呢。”

“我现在是中立人员。”叶修随口答着。

喻文州愣了两秒,“出什么事了?”

“大眼没告诉你啊?”叶修有一搭没一搭地用食指敲击着桌面,“我被开除了。”

“就因为被人诬陷?”喻文州拖着下巴,手肘支在桌子上,“再这样下去嘉世可不长久。怎么样,考虑一下来蓝雨混?你来我罩你。”

“开玩笑吧你。”叶修看喻文州神色认真,“我都打算要退休了。”

“这么早就退休?今后打算干啥?”

“卖卖情报,干干手艺活。”叶修指了指桌上的千机伞。

喻文州扑哧一声笑了。“就你这手艺活,太贵重了,一般人消费不起。”

“哪能啊。”

“却邪呢?”喻文州一手把包拎来。

“被带走了呗。”叶修说着接着捣弄着手里的伞。

“啧,真狠。”喻文州从包里掏出了几块用布包好的东西,“你来诺尔加尔德其实还是要来找材料吧。”

“哎,太贵重了,真不好意思。”叶修顺手接过。

“不全是给你。”

叶修抬头看喻文州。

“你得帮我看看灭神的诅咒。”

叶修接过喻文州递来的灭神的诅咒:“文州,心真脏啊,让你占到便宜了,几个材料就把我给收买了。”

“哪里哪里,还多亏了叶神的示范指导。”

 

叶修一边打磨着手上的材料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喻文州聊着,然后他好像忽然间想到了什么,“你这次该不会只带这么些人过去吧,那个话唠呢?”

“他比我早两个星期出发,带着蓝雨的大部分人去埃尔多尔的森林了。诺尔加尔德的中坚力量大多是去对付古龙同盟,对于灰色大桥的战役只是象征性地支援罢了。” 喻文州的拇指和食指捏在玻璃杯的杯口处,摇晃着杯子里的酒。“毕竟你也早就和我说过,今后陆沙利亚可不知道会对诺尔加尔德怎么样呢。” 

“说起来,上一次和叶神见面,应该还是在讨伐古代龙时吧。”

古代龙的力量从远古时期一直支持着这片大陆,龙所处的地域在大陆中部,并由祭司在神殿中世代供奉。直到近几年不知什么原因龙的力量暴走,几个月前,大陆上的五个国家一致决定讨伐巨龙。

于是整个大陆的各个势力都向着大陆的中心进发。在那之前叶修和喻文州因为各种机缘巧合早已混熟,做过几次,彼此一来二去互不生疏。因为各自所属的组织与国家不同,难得彼此能够见面便心照不宣,在边境短暂会面后又随同团队兵分两路。

要说到底是带着虚情假意还是真心实意,在这个年代又有谁会在乎呢。叶修和喻文州也懒的揣度。反正那个人合自己胃口,是不是恋人又怎么样。

叶修到达战场的时候早已开战了,现在回想起来那真是一场恶战。对于这片大陆来说,龙应该是“神”一般的存在吧。大陆的各个国家都有不同的祭奠龙以祈求风调雨顺的仪式,而下令屠杀龙多数老人都觉得不可能。

想想也是,就算是叶修和喻文州那一代也是听着龙与最初到达大陆的“五旅人”的传说长大的。大多数人实际上都并没有见过龙,对于龙的印象仅仅来源于传闻,不可侵犯的神圣与强大。

不管是近战还是远程,龙朝着哪边一吼都是割稻似的倒下一大片。然后就会有源源不断的人踏上同伴的尸体去补足那个缺口,不管那些人到底是真的全死了还是少有幸存。

然后终于,巨龙在所有人的目光下倒下。在它的脚下,无数人粘稠的血液变成溪流纵横流淌。

叶修在死人堆里到处扒拉,总算找到了喻文州。喻文州没死,只是本来体力就不好,这次更是累得不想再站起来。

天色阴沉,空气里飘散着浓重的血腥气,还有火药和烧焦的气味。

然后他们交换了一个吻。

 

“打算什么时候走?”叶修把灭神的诅咒递给喻文州。 

“歇到天亮的时候就出发。”喻文州把杯子里最后剩下的一点液体一饮而尽,然后把杯子往前面一推:“前辈,我想出去走走。”

叶修没打算把杯子里的酒都喝完,杯子一推就算完了。

叶修和喻文州都不大能喝酒,说得夸张些就是一杯倒。对此叶修总解释,酒能误事,不好多喝。不过真要说起来,喻文州的酒量比叶修要好那么一丢丢。好起来也就那么一点点,半斤八两。

蓝雨的大多数人都睡趴了,留着徐景熙看东西。喻文州小声招呼了一声就披了法袍往门外走,顺带帽子一拉把脑袋遮了个严实。

这个点还出来闲逛的人很少,更何况雪还没停。偶尔街上会有运输货物的马车经过。大多数窗子都黑着,一片沉寂,只有相隔了很远的路灯亮着。两个人在街上并排走着,速度很慢很慢,可能还带着时不时打个瞌睡的性质。

喻文州忽然打破了沉默,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前辈?”

“嗯?”

“我想问个问题。”喻文州在路灯下停了下来,望向叶修。大概是因为喝了酒,喻文州在路灯灯光下的脸在泛着红晕。

“前辈以前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

“文州你喝醉了吗。”叶修停下来转过身。叶修没有见过喻文州喝醉的样子,喻文州有时候精密得像张新杰,在这方面很有分寸,从来不会让自己喝到醉。

“你回答了我就告诉你。”这时喻文州固执地像个小孩子。叶修估摸着他大概确实是喝醉了,却不知怎么的回想起第一次见面时喻文州神情里透出的固执。

听说有些人酒醒以后会记不得喝醉的时候到底干了什么事,叶修索性大大方方地说了:“有过,现在也喜欢你。喝醉的话还是赶紧先回去吧。”这么说着就走向喻文州。

“我没喝醉。”叶修看到白色的雪花落在喻文州的睫毛上,不知是因为雪化成了水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叶修看到喻文州的眸子里清清亮亮蒙着一层水汽,“人在梦里怎么会喝醉呢。”

叶修吓了一跳,条件反射问了句“怎么了?”

“前辈你以前从没说过喜欢我。”喻文州停了一下,好像大脑被酒精延长了思考所需的时间,然后又补充了一句:“梦里也没有。”

叶修和喻文州确实从没互相表过百,在众人瞩目的公开场合也没有一起行动过。两人心里都清楚,国籍和组织不同,这么做对双方都有利。叶修哭笑不得,合着原来这人这么在意这一点,说不定不喝醉的时候他自己都不知道。

“得得得,我特别喜欢你,做你男朋友怎么样。”叶修一手拉起喻文州往回走,这时候回去,天亮之前说不定还能打个瞌睡。

“拉钩。”

“好好好好好拉钩拉钩。”

 

回到酒馆后两人打了会儿瞌睡。喻文州醒的时候叶修正托着脑袋发呆。

“昨天我跟你聊着聊着就睡着了?”喻文州抬头看着叶修。

“对,某人还梦游,拉我在下雪天出去吹风。”叶修见喻文州醒了,便开始收拾着材料。

“那你刚才的话当真咯?”喻文州顿了一下补充,“拉过勾的。”

“文州你可不够厚道啊,太狡猾了,装醉还是故意来套我?老实招了。”叶修停下了手里的活。

“前辈你还是有选择的余地的嘛,比如留在诺尔加尔德或者跟我去灰色大桥。”

叶修抬头看了看喻文州,对上人视线的时候叹了口气:“拿人家的手软啊。”

“你不怕我是吉尔多亚派来的内应?”叶修摊手。

“不怕。说起这个,”喻文州转头看着叶修,“帮助传播那个谣言的人是你吧?”

叶修挑了挑眉。

“这种谣传的流言多得是,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顶多茶余饭后一笑便可置之。况且以你对陆沙利亚的贡献,也不至于被开除国籍吧?”

“被你说中咯。”

“什么目的?”

“你先回答了哥前面的问题就告诉你。”

“叶神,”喻文州神色认真地看着叶修,“你心真脏。”

“彼此彼此,还多亏了文州大大的提点。”

 

走出酒馆,雪早就停了。叶修随口问了句:“走水路?”

喻文州点点头:“船会经由龙口海和希望海之间的红水海峡到达战场。”

“对方是不会让你们就这么一路上顺顺当当到达战场的吧。” 叶修顿了顿,“凶险非常啊。”

“叶神什么打算?”

“不放心。算我赔本了。”叶修叹气,“最后再干一票,报酬你跟我走,然后我退休。”

到达港口时天气很好。叶修跟在喻文州后面,踏上了沿红水海峡驶往陆沙利亚的船只甲板。

尽管不知道前方等待着的是什么。

—FIN—

 

 

大家好,今天我来拖后腿。

高材生设定卡壳,自己参与PF的人设开学前也没有画好,带着一点点怨念写了这个题材。

关于下雪天气的私设,小声的来说点后话。那一年的PF是在春夏季节进行的,但是我特别想看雪花落在文州大大的睫毛的上。这样就想到了两种解释,比较偏向的解释是前文提到的龙剑的力量。但是转念一想反正都是异世界了为什么我会在这种问题上纠结【x

由此其实延伸出了一种在雪下也能茁壮生长的神奇农作物,反正没什么用。

地理位置均有考据。

如果有空可能会写写灰色大桥的战役和那一年的结局。

感谢愿意看到最后的你。

评论(3)
热度(16)
  1. 清泉落石清泉落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沼有野鹤

© 清泉落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