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泉落石

修养中。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涂鸦/照片/练字在子博@浮崖山人

【伞修】Al Aaraaf(五)【END】

 

 

Al Aaraaf

全职高手/伞修

前文传送: (一)  (二)  (三)  (四)

 

05

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叶修所在的城市下了一场暴雨,把这个夏季每个烈日当空的日子所储存的雨水全倒了出来。

那天晚上叶修又进入了那个梦境。只是从这一刻开始,叶修觉得时间的流逝速度比之前的要快的多,就好像时钟的齿轮被调快了,然后指针被齿轮带动着飞速前进。叶修只记得自己拾起了那把伞,开始沿着溪流朝山的深处跑去。山中的天气多变,一会儿便下起了大雨。叶修并不敢停下来,好像稍稍放慢脚步就会错过什么。

叶修不记得在那个梦中跑了多久,实际上因为是在梦里,疲惫的感觉似乎比现实中来地更快,更何况在现实中自己也是游戏宅的体制,近几年唯一的一次差点迟到就让叶修吃尽了苦头从此做一个早睡早起的好公民。

之前的黄昏长得好像没有尽头,夜晚却短暂得不可思议。或许仅仅是时间被调快了的缘故。

黎明到来,叶修觉得自己好像跑进了第一缕曙光里。并不是夸张的说法,而是真实的,再无踩到林间草木的窸窣声,周围只剩下柔和的光线。

再接下来,仿佛是意料之中的,叶修看到了苏沐秋。

不是其他梦境中模糊的影像,也不是梦到过去的事情时的恍如隔世感。带着一种奇怪的确切感,不是梦里的虚像,而是真实的,那个人就在那里。

叶修觉得这种感觉有点像花了很长的时间登山,气喘吁吁爬上山顶看到了想要看到的风景,恰好在这时许久不见的故友早已在山峰的顶端等待。

苏沐秋递给了叶修一小束蓝色的勿忘我,他的身影在晨曦中渐渐变得透明。叶修听见他说:“早上好。”

“早上好。”

叶修觉得他们就好像跨越了漫长的时光的洪流,像某一个睡到自然醒的早上,对着身边的人互道了一句早安。

然后他们相视一笑。

 

暴雨结束以后好像一下子就进入了秋季。天气渐渐转凉,下班路上经过某条路,两边都是落叶的乔木,秋风一吹叶子就纷纷扬扬地落下来。

叶修倒是又莫名想起那些梦了。

某一年盛夏的时候苏沐橙在楼下捡回来一只麻雀。麻雀折了翅膀,小姑娘就很有爱心地把它带到家里养着。

虽然是苏沐橙说要养着,毕竟有时候还要上学,这时候就交给苏沐秋和叶修这两个闲杂人等——叶修这么说的时候苏沐秋表示抗议,哥儿俩就算是呆在家里也是养家糊口的好么——看管着。一日三餐,还十分贴心地时不时带到阳台或是楼下遛个弯。

那两件雕塑组成场景,大概就是那年秋天的事吧。那天是周末,三个人把麻雀带到楼下顺带散个步。小家伙翅膀上的绷带已经拆掉了,在地上蹦蹦跳跳走了几步便扑棱了几下翅膀。似乎是并没有完全恢复,才飞了一小段就飞不动了,于是刚刚好落到手捧成碗装的苏沐秋手里。这时候它满足地在苏沐秋手上啄了一下叫了一声,然后安心地趴了。苏沐秋有些手足无措,叶修和苏沐橙就以那两个雕塑的动作看着苏沐秋和他手里的麻雀,嘴角不自觉地有了弧度。

叶秋前段时间交了个女朋友,叶秋跟叶修说这姑娘特文艺。叶修问你哪看出来的,叶秋说第一次跟姑娘见面在图书馆里,姑娘穿着白裙子,在翻拜伦和雪莱,阳光透过图书馆的窗子照射进来。叶秋说那一刻我真有一种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感觉。叶修说你哪学来的,叶秋指指电脑指指书架。

倒不是叶修矫情,仔细想想当初从离家出走遇上苏沐秋苏沐橙开始,那段人生倒真是承了这八个字。

最后梦里苏沐秋在白色的光晕里消失了,像是夜晚最后洒落下来的星火。

叶修醒来时雨已经停了。起床,拉开窗帘,阳光就透过玻璃洒在房间里。这一刻他忽然预感,那个梦已经迎来了最后的结局,自己再也不会进入那个梦境了。

仿佛是印证叶修的预感,后来过了很长时间真的再没做过那样的梦。

叶修有时候也会想想在梦里的那些事物是不是含着什么隐喻,却一直没有结果。日子平淡无奇地过去,似乎在告诉叶修那确实只是一个荒诞的梦境。

元旦前苏沐橙打来电话,闲聊的时候叶修说起了那个梦。苏沐橙听完以后说,我倒是想起之前整理哥哥的东西,立面有两件好像在你的梦里出现过。你要是有兴趣我这两天就邮寄给你。

苏沐橙寄来的是一个小包裹,立面确实只有两件东西。一件是一小束早已干瘪的勿忘我,还有一件是梦里消失那本小册子。

叶修翻了翻小册子,并没有黏在一起的纸。在梦中无法看到的那几页上用英文写着一首诗。标题是《Al Aaraaf》。

最后一节的最后一句话是“Who hear not for the beating of their hearts”。与其他字句连标点都规规矩矩工工整整相比,这一句有一点不同。

句子的末尾没有点上句号。

—END—

 

后记

终于end了,全文连标点大概7500+,算是我目前为止写过最长的短篇故事。全程瓶颈期难产,整个故事大概看起来非常的不连贯。

写这样一个故事的初衷对于我来说可能仅仅是为了最后让这两个人再见上一面,互相微笑就好。想到这一点就会觉得很甜很甜,然后告诉自己我绝对不能坑【笑】。

“Al Aaraaf”音译为“阿尔阿拉夫”,是阿拉伯神话中介于天堂和地狱之间的地方。爱伦·坡认为它在一颗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星球上。具体世界观在这里不多说。

在这里并不是完全照搬诗中的世界观,就如同阿尔阿拉夫是死人之国,但叶修并没有死去,只是在梦中去到了那里这一点一样。最后伞哥并不是灵魂消失,说不定是了却夙愿以后转世投胎去了呢。

对于叶修来说,阿尔阿拉夫的这趟历程,只是爱丽丝漫游奇境般的人生插曲,或许真的只是一场梦境,醒来后还要继续自己的人生。在叶修的人生中不会只有荣耀和阿尔阿拉夫,接下来的路还有很长,远不是画上句点的时候。

叶修或许会带着这样的回忆继续走下去。在我心里伞修就是这样一生一世的,哪怕另一个人早已不可能陪你走完这辈子。

居然已经说了这么多废话了。

最后,感谢愿意看到这里的你。

 

清泉落石

2015.8.24

评论
热度(26)
  1. 清泉落石清泉落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沼有野鹤

© 清泉落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