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泉落石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练字/手帐/涂鸦/照片在子博@浮崖山人

【伞修】Al Aaraaf(四)

*终于只剩下最后一部分了,争取今天写完它。

*OOC,私设如山。

 

 

Al Aaraaf

全职高手/伞修

前文传送: (一)   (二)   (三)

 

04

再一次来到这个梦境里时叶修已经没有最初那么惊讶了。依旧是读档,夕阳停留在上一次的地方,暮霭笼罩玫瑰色的山峦,月亮柔和地晕开着光线——上一次的梦中有这样的月亮吗?记忆变得模糊,自己却有一种奇妙的确切感——大抵是有的吧。

唯一不同的是,桌面上的小册子消失了。

或许是被人拿走了。叶修觉得这种可能性更大些,就如同认为上一次的梦境中一定有在夕阳的余晖中穿行的月亮一般,说不出为什么,却异常的笃定。

透过那扇窗——那是一扇既没有玻璃,也没有纱网的窗,仅仅有着作为一扇窗的构架,窗台上还放着几朵尚未变得枯黄干瘪的蓝色的花朵——可以看到溪流。最初的那条溪流像是透明的丝带,蜿蜒向远处的山峦。

于是叶修走出了屋子,沿着溪流继续向前走去。

稻田与金色的芒草开始渐渐变得稀少,绿色的植物与乔木开始覆盖大地。叶修隐约地看到有些白色的石块立在植被的枝叶间。

再稍微走进一些就能看出那些石块的轮廓,然后叶修忽然明白,那是些白色的天使雕像。雕像的神态各不相同,面部的刻画最为细腻,似乎下一秒就能看到他们化为真正的天使,扇动着羽翼高唱圣歌。

雕像下方的基座被植物纤细的茎蔓缠绕着,与上方的光鲜产生鲜明对比地有着一条条的裂缝。

往雕像群的深处走去,雕像中也开始出现一些人类的雕塑,有些是单个立在那里,有些和别的雕塑互有呼应。

叶修停下了。他看到了自己和苏沐橙的雕塑。

苏沐橙站那里,弯着腰双手撑着膝盖;在她的旁边叶修蹲在那里,手肘搁在大腿靠膝盖的位置。他们的目光都向着同一个方向,然而现在那里空空如也。

不,也并不是什么都没有——有一把透明的雨伞在那里,隐没在草丛里,不仔细看的话并不容易发现。

在看到伞的那一瞬间,好像灰姑娘午夜十二点魔法消失一样,雕塑,植被,或是其他的什么,全部都不见了。

只剩下挂着吊灯的白色天花板。

 

叶修下班回家,顺便拎回来一个西瓜。

一刀切开,瓤不算红,籽特多,中间还空了老大一窟窿。一口咬上去,叶秋发誓,这是他吃过的味道最淡的西瓜。

叶秋痛心疾首地看了眼叶修。

“不打激素的西瓜,营养好。”

叶秋被叶修这话和一脸真诚的表情噎得一时想不到话还击,过了一会儿才回了一句:“你哪里看出的营养好。”

 

很多年前夏天的时候苏沐秋也会买西瓜吃的。苏沐秋和苏沐橙吃西瓜的时候会很耐心地一粒一粒籽吐出来,叶修看着那么多没办法囫囵吞下的籽就头疼。

特别是打着副本口渴了忘了先倒杯水。这时候有一盘西瓜放在手边,那可真算是莫大的诱惑。于是叶修盯着屏幕顺手捞了一块咬上了一口,“嘎啦——”

满口的西瓜籽。

叶修怨念地看了苏沐秋一眼。苏沐秋一脸真诚:“不打激素的西瓜,营养好。”

叶修被这话噎地想不到词,过了两秒游戏里苏沐秋出现了个不大不小的破绽,这机会哪能放过,于是立马开始嘲讽。

苏沐橙默默表示,我只要安安静静地做一个吃瓜群众就好。

 

晚上睡觉前叶修的脑海里忽然出现了窗台上的那些蓝色的花朵。有一年清明节,雨下得很大,倒是出门都不方便了。苏沐橙说要去看看苏沐秋,于是给他带了一小束花,浅蓝色的花朵,看起来并不张扬。

半路上苏沐橙说,这些花的名字叫勿忘我。

十多年前琐屑的小事被困意裹挟着,叶修安稳地睡着了。一夜无梦。

评论
热度(15)
  1. 清泉落石清泉落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沼有野鹤

© 清泉落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