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泉落石

修养中。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涂鸦/照片/练字在子博@浮崖山人

【伞修】Al Aaraaf(三)

*对不起,我自我反省。然而我真的忘记是什么时候写的了。还没完。硬着头皮也要写完它。

*OOC,私设如山。

 

 

Al Aaraaf

全职高手/伞修

前文传送: (一)     (二)

 

03

早上的时候这个梦被叶修忘的一干二净,直到入睡前才模模糊糊想到一些片段。

最为清晰一幕画面,却是当时所看到的最模糊的背影。

叶修忽然间想到,那背影看起来有些像某个故友。各项特征都无比吻合,却偏偏想不起是谁了。

偏偏睡前大概是不适合做这样追根究底的思考,不多久就因席卷而来的困意沉沉睡去。 

睁眼,干净的黄昏景象,像是文字游戏读档一般,依旧在前一晚的地点。

叶修眯着眼发了会儿呆,然后沿着溪流安安静静地向前走去。

溪流里有正打开了花瓣的睡莲,浅紫色的花瓣,漂浮在水面上,水声却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了。

有一种仿若梦游的感觉。直到植被都渐渐低矮下去,视野变得开阔,开始出现了稻草堆成的房子,叶修才意识到好像这真的是个梦。

然而这样确切的想法却转眼便被忘却了。大概因为再次听到了那种仿若背景音乐的梵唱?有些模模糊糊,好像在讲述着什么,可是仔细听又听不大清楚。

叶修推开了看到的第二间房子的门。

有一瞬间他有一种自己是游戏中的君莫笑的错觉。这样就忍不住看了看自己推门的手,袖子是自己平时穿的衣服。

怎么想都好像是穿越到了荣耀这个游戏里。

可是又有些不对。荣耀里有那样的花海吗?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起来,倒是想起不知从哪听说了,梦里不太适合去做确切的有逻辑性的思考,于是索性就不去想了。

推门,正前方有张简陋的木质桌子,靠着房间里唯一的一扇窗。其实窗外也没什么可看的东西,却不自觉的让人想过去瞧瞧。

桌子上却是摊着本小册子。

纸上的大多数的字句是被涂掉的,其余的也大多潦草到让人无法辨认。第一眼看到的是“秋木苏”,第二眼看到的是“荣耀”,再往下,“一叶之秋”“君莫笑”。叶修仔细看了会儿,却居然再没别的字能够辨认出了。

拈着纸页的一角,这一页纸却好像和下一页粘住了似的。翻过一看,确切来说似乎是有三张纸粘在了一起。再往后就什么也没有了,一片空白。

叶修皱了皱眉,不知怎么总有一种这几页的内容很重要的想法,没有来由,又异常笃定。直到一股困意再次袭来。

忍不住缓缓闭上双眼的时候,那三页纸却毫无预兆地被分开了。 

 

早上四五点钟叶修醒了一次,只记得看了看时间,躺下以后又马上睡着了。这次梦到了多年以前杭州的某个冬天。吃早饭的时候想起来,倒又是想起件小事。

那天早上送沐橙去上学。恰好前一晚下了大雪。叶修顺手从绿化带上抓了把雪塞进苏沐秋的领口,然后掖了掖外衣领子说了句好冷啊。

当时苏沐秋整个人像被冻住了似的,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然后立马顺手抓起一把雪。

——叶修你大爷!

于是顺势地演变成一场恶战。最终的结果是谁也不讨好,两个人湿漉漉地滚回家里。好在这气温还是不会冻得满身冰渣子的。

但现在叶修不得不承认,南方的冬天挺冷是真的。

屋子里的空调似乎不太灵光,怎么调屋子里都不暖和。坐在电脑前两个人抖啊抖的,大眼瞪小眼。

晚饭后苏沐秋有点迷糊,退了游戏说我先去睡了。叶修也觉着头疼,坚持了一会儿终于举手投降关了电脑。

当天晚上两人就都开始发烧。被子里捂的出汗,伸出的手脚却一会儿就会冻得冰凉。

受不了了受不了了。苏沐秋晕头晕脑,但还是披了件衣服摄手摄脚跑出去翻箱倒柜找出感冒药顺便泡了两杯开水。然后跑回房间摇醒了叶修。叶修眼睛都没睁开,迷迷糊糊吃了药,倒下接着迷迷糊糊睡。苏沐秋终于安心裹了被子躺倒。

第二天早上醒的有些晚,沐橙已经上学去了。还是有些头疼,叶修倒是还迷糊着,苏沐秋也干脆赖着不起来。

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快到放学的点了。苏沐秋想了想终于挣扎着爬起来。叶修看起来也有了点精神。里三层外三层再加条围巾。苏沐秋特地把领口处捂的严严实实。

就这样出了门,好像两只行走的大号粽子。

地上湿哒哒的。苏沐秋表示以后下雪天不准这么玩了。叶修理亏,沐秋大大我错了。说完打了个喷嚏。

结果最终苏沐橙在校门口看到的是裹得严严实实的两人开着嘲讽状态拌嘴。

这还是两只会说垃圾话的粽子。

 

想到这里,叶修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

“老哥你干嘛。”

“没事没事,吃饭吃饭。”

评论
热度(23)
  1. 清泉落石清泉落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沼有野鹤

© 清泉落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