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泉落石

修养中。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涂鸦/照片/练字在子博@浮崖山人

【邪花】海棠枝

*废话都在最后了。提醒一下实际大概是吴邪中心。

*OOCOOC,私设如山私设如山。

*以及,你们吃一吃这对cp嘛,竹马竹马还不够美好吗。

*最后,结局你们自己随意脑补就好,可HE可BE。TRUE END看评论。 

 

 海棠枝

盗墓笔记/邪花

 

【1】

雪停了。

吴邪望着窗外,晶莹剔透的积雪,厚厚的一层,好像要把雪下的东西都埋着长眠上几千年才罢休。杭州有时也是会下雪的,却从没这仗势。倒是所幸这几年走南闯北,比这严寒艰辛的事情也是多了去了,渐渐地变得更快适应和习惯着周围的环境。 

这么说的话,觉得又有些不习惯的是什么呢?

吴邪掐灭了手里的烟,仔细想了想,似乎包里还是有瓶烧刀子来着。从山里出来以后住了三天院,全身上下从头到脚检查了个遍,除了手臂上的刀疤有些吓到检查的小护士,也并没有什么其他的问题了。

吴邪摸出那一小瓶烧刀子,开了盖,然后拨了号打了胖子电话。

胖子原先是和吴邪一道来的,出院以后被一个电话唤了回去。临走前还真是放心不下,“有事打胖爷我电话啊,”末了,拍了拍吴邪的肩,“别想不开。”

吴邪有些哭笑不得,再细细一想说不定胖子倒是还真怕他有那意思。

“这事儿是着实难办,解家好不容易重新振作起来,少了当家,怕又是树倒猢狲散的命,人心不齐,东西倒早是要瓜分完。”胖子若有所思地这么来了一句,却又马上转换了话题,“不过我说,你也看到了,小哥不在门后面,这一趟折腾下来,该在的不该在的也都不在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接下来怎么办?还能走一步算一步吗?

挂了胖子的电话,吴邪灌了口酒,忽然想到了什么,又一次拿出手机,删除了其中的一个号码,然后把手机随手往桌上一推,仰头又灌了几口。烧刀子辛辣的味道直呛鼻,好像浇灭了什么,又好像在冒着的火苗上浇油。

外面又开始飘起雪。窗子没关上,有几片飘飘悠悠地飞进来,落到布满划痕的桌子上,落到脸颊上,凉凉的一摊,不免让人想起那天在雪山上的事。

那天的雪崩毫无预兆,却又异常痛快,好像连天地尽头的东西都被埋上了,好像过去的一些东西就这样彻底地被掩埋。

吴邪想起解语花最后对自己说那句话。点上了支烟,然后抬眼望向远处。

烟雾一点点散开,有几缕轻飘飘地浮到窗沿边上,然后被风吹散,一点点向里浮动,消失。

解语花在说那句话的时候似乎是淡淡地笑着的,模模糊糊,连记忆都被霜雪覆盖了。

他说,小邪,有些东西或许你已经忘记了,但我还一直记着。

【2】

后来吴邪回到了杭州,住到了那个种着株海棠的院子里。那是他爷爷吴老狗很早以前买下的院子,吴老狗在世的时候一直住在那里,过世后也一直是他奶奶住着。前几年她老人家驾鹤西去,后来便一直空着了。据说,吴老狗当年会买下那院子,原因之一是吴邪的奶奶喜欢院子里的那株海棠。

除了打理吴家剩下的产业,剩下的时间里吴邪几乎闭门不出。有时候搬把竹躺椅在房檐下,闭上眼睛,总能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平静。

其实这样也挺好。

折腾了这么久,也该消停啦。

这么对自己说着,却是觉得有些讽刺。

青铜门后什么都没有。或者说,除了那所谓的“终极”,什么都没有。

这十几年里经历了太多的局,也布下了太多的局。看过了太多的人心险恶,也趟过了不少浑水。十几年,回想起来经历的每件事,都像是一个遥远而虚幻的庞大梦境的碎片。

这么多年,做了这么多事,其实到最后也什么都没能留住。

甚至连这几十年里拥有的,也不复存在了。什么都没留住,到头来却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实际上有那么多的选择,那么多的岔路,那么多避免这样的结局的机会。

想想总觉得有些讽刺。

就好比有一辆沿着悬崖边飞速行驶的车,车门在不断的冲撞中一一脱落,车里的人一个个被甩了出去。沿途的那么多岔路口,没有人去注意,又或者注意到也已经错过。然后当车里只剩下一个人时,车停了下来。

在曾经的几十年里,吴邪有很多次都觉得,这辆车应该停了吧,应该快停了吧。又或者,这次该被甩出去的,应该是我了。但他怎么也没想到,会是在现在,以这样的方式停下。

而这个时候,车里唯一剩下的那个人会怎么选择呢?

没有多余的选择,只能继续活下去啊。

代替那些在旅程中因为种种意外而离开的人,活下去。

吴邪从书里拿出几朵水分被压出的海棠花,用纸小心地包好,塞进了抽屉里。

【3】

除夕那天,吴邪难得出了趟门,和家里人一起吃了顿年夜饭。

半路上遇见一姑娘,拎了两大袋子的东西,蹬着鞋跟尖的吓人的高跟鞋,呵着水汽,步履生风地就这么擦肩而过。

恍惚间吴邪想起了阿宁。擦肩而过的路人的五官已经模糊,神态却清晰无比。那神态好像和记忆重叠了起来,蒙着冬日的一层薄薄的水汽。

这么多年过去,却是连那姑娘的脸都记不清了。

 

那天晚上吴邪照例还是早睡了。有些习惯是什么时候慢慢地形成了,连自己都弄不清楚了。大概确实是有一些改变,总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渗透入生活的细枝末节。

半夜里做了梦,梦到的却是年少时的事。这大半年以来吴邪已经很少做梦了,鲜有的几次梦到的事也是平和而宁静,又好像漫着雾气,缥缈美好得不真实。

这个梦很短,三言两语就能完整得叙述完,却又长到延续了一整晚,长到让人分不清楚梦境和现实。

说来也是奇怪,吴邪记得在梦中是注视着小时候的自己和小花的。第三人的视角,像是看电影一般。

“等我长大了,我一定会来娶你的。”儿时的自己涨红了一张脸,毫不迟疑,又像是经过了深思熟虑才吐露的坚定的言语,“要等我啊。”

另一面的女孩子只稍稍愣了一下,便绽出了笑脸。

“好!”

这到底算是梦境,还是很久远很久远的记忆呢。

吴邪回想起多年以前,在新月饭店遇到的那个跟自己打招呼的穿粉红衬衫的人,在北京那间老宅子里霍秀秀开着玩笑提起的年少时的承诺。那个这么多年里一直没有离开的人,直到那年夏天为了十年前的某个约定再上长白。

那一瞬间吴邪忽然被汹涌而来的感情吞没了,忍不住蹲下身去。不同的片段如同烟花绽放天幕一般炸裂在脑海,然后变成潺潺的液体,说不清而道不明,只是觉得难过无比。

梦里年少时的自己似乎还注意到了现在的自己,模模糊糊问了一句“你有没有事啊”,自己确实是没有回答。

只感觉漫天的雪好像又纷纷扬扬地下了起来,铺天盖地的积雪翻卷而来,把自己深埋于高山之下。

【4】

这段时间总回忆起以前的事,一切开始前的那个晚上,鲁王宫,西沙,秦岭,云顶天宫,西王母城,四姑娘山,巴乃的岩石溶洞,张家古楼,青铜门,还有绵延不绝的雪山与滚滚的黄沙。但更多的却是小时候的事,甚至有很多连自己都记不太清了。

好像人到了一定的年龄,就会不断地回忆起以前的事情。

小时候见到小花和秀秀,大多是在过年的时候去拜年。同辈的孩子里吴邪年纪大些,年初的时候两个小姑娘就喜欢跟在他后面到处逛。那时候秀秀梳两个小辫子,朱红色的头绳和外套,看起来可爱,鬼点子却不少;小花的头发刚好留到及肩的长度,倒是文文静静更像女孩子。

有一回是初春,小花和秀秀来杭州住了两天,具体是什么缘由却是想不起来了。倒也是巧,正好是在这院子里头,恰逢院里的海棠打着浅粉色的骨朵,在并不耀眼的阳光的笼罩下,在风中微微颤动着。

那时候解语花早被解九爷带去见了二月红,拜了师学唱戏。吴邪悄悄跟秀秀说,要是小花能在树下唱段戏就好了。

那知秀秀哪管那么多,马上嚷了出来,小邪哥哥想听你在树下唱戏呢。

吴邪觉得那时自己的脸大概红得和满树的海棠一般,却是见解语花朝自己笑了笑,站在海棠树边开了腔,婉转的戏腔飘散在江南的粉墙黛瓦之间。那时吴邪想,要是满树的海棠都盛开了,该不知是怎样漂亮的光景。

谁也没能想到,这一天再也等不到了。

后来解九爷死了,解家倒了,然后便再没那个一直跟在他身后叫着“小邪哥哥”的小花,只剩下那台上一颦一笑便引出无限风姿的名旦解语花,台下正手反手便可翻云覆雨的解家当家解雨臣。 

直到那个迷局把所有人都卷入其中,谁都明白,再不会有那样的一天了。

只有江南小院里的那株海棠,依旧每年都打着骨朵,开着花。

而曾经在它身前唱戏听戏的人,在世界的其他地方,经历着各种各样的事,直到其中一个回来了,却有人再没能回来。

阳光洒满了院子,廊下的竹躺椅晃动了几下,逐渐静止不动了。

海棠树的枝桠间又开始打起了骨朵。

仿佛是那一年的春天。

【5】

院子里的海棠不声不响地开了一树,灿若云霞。

也不知是幻觉还是什么,或许是错位的记忆吧,吴邪看到幼年时的自己和解语花坐在那棵海棠树下。解语花穿着那件粉红色的裙子,左边别着一只发卡。

“小邪,那个过年的时候总是塞糖给我们的种花的奶奶前段时间去世了。”解语花忽然这么来了一句,吴邪有些摸不着头脑。

“只要是还活着的人,总有一天会这样去世的吧。”解语花望向吴邪,“如果我到了那一天,能埋在这样的海棠树下就好了。”

“嗯……这可说不准啊……如果不行呢?”

“也是。那样的话……”小花歪着脑袋想了想,随即又笑了起来。

“就在埋葬我的地方旁边,插上枝海棠吧。”

一枝海棠。

【6】

二道白河边。

吴邪停下来望了望身后,点上了一支烟。

他的背后除了一个大包外,还有用白布包裹着的什么东西,一碰就窸窸窣窣的响。

烟雾袅袅地向上飘飞,弥散在天际。

—END—

 

 

一年前的脑洞,总算写完了。

灵感来源于乡下的那株垂丝海棠,有点遗憾的是今年因为忙到底是错过了花期。

然而有的错过还有相遇的机会,比如到了明年海棠还会开花;有的却早就没有了。

一点都不长。一年前写的一些东西本来想勉勉强强用,结果还是几乎把之前的全删了重写了一遍。

写到后来我也搞不清楚是邪花还是花邪了。反正就是这两个人嘛【x

前段时间想分BE和HE两个结局满足一下我想吃糖的心,想想还是算了,你们自行脑补就好。

我觉得世界上大概就剩我一个人不在刷瓶邪和静候灵归。

不过就算只剩下我一个人也会继续喜欢这对cp的。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6)
热度(44)
  1. 清泉落石清泉落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沼有野鹤

© 清泉落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