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泉落石

修养中。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涂鸦/照片/练字在子博@浮崖山人

【YP】Yesterday

    *关于YP与其他章节传送门

 

Yesterday

 

Chapter 0

Part 1

 我抬起头,望了望天花板上的冷色人造光源。

相比平时光源已经减弱了很多,却依旧是说不出的刺眼。大概是已经启用应急备用电路了,几个小时后这幢大楼会在黑夜中彻底死寂。那些零散的东西大概会被处理掉,然后彻底埋葬吧。再好不过了。

大理石的地板上A4打印纸和各种文件落了一地,几张纸皱了起来,背面有不知是被谁踩上的鞋印,无力地躺在纸的背面。

我从口袋里掏出圆珠笔后脱下作为实验服的白色外套——Louis一直说那是跟医生同款的白大褂,然后坐到椅子上。领子上别着的金属名牌和木质的桌子碰撞发出一声脆响,似乎是因为别针老化容易松动,不知道掉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随手捡起地上的本子,撕下了一张字条。

圆珠笔的墨水渗透进纸张的纤维。好像这里确实只有我一个人了,细小的声音听起来都格外的清晰。

我写下了最后一个字母。

这时候电话铃响了。电话那头的声音同平时并没什么差异。

“来喝茶吧?”

沉默了几秒,连微弱的光源也熄灭了。

“好。”

Part 2

“有时候所谓永恒那种东西啊,并不是那么值得让人去追求。”黑发少年随手从书架上抽下一本大部头的书,“什么时候那些家伙能想明白这些呢。”

少女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把披散的黑发往后拢了拢。发梢末端黑发渐变为暗红色,让人想起水中浮游的水藻。

“你确定要把之前的一切都放弃?”

“至少这一次算是我自己的选择了。”

 “所以现在……我该怎么称呼你呢?”少年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找到书中几页纸,快速撕下丢进一边的壁炉里, “Sally?还是魏绯初?”

“随意吧。不过现在请再叫一次我原来的名字吧,毕竟你是最后一个了。”

“这样啊,好吧。……”

最后几个音节被一声巨响所掩盖,只见落地的玻璃窗外,一条火龙以惊人的速度开始蔓延。

“这是什么?”少女皱了皱眉。

“算是告别礼吧。”少年走到了屋子的另一边,从柜子里拎出了一套茶具,“喝点什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喜欢黑咖啡?”

“还是红茶吧。最喜欢黑咖啡的不再是我了。”

“啊,这样吗,明白了。”

木质的地板冒出几团火焰,伴随着焦黑与烤焦的气味。

少年倒上红茶,又拿出一小碟糕点,然后从容地拉开椅子:“请坐吧。那么,初次见面,我是Celieas。”

“谢谢。初次见面,我是……”少女顿了顿,好像在留恋着什么似的,慢吞吞地喝了口红茶:“魏绯初。”

噼里啪啦的爆裂声中,火舌温和地四处舔舐着,吞噬了整个房间的昂贵装潢,包括墙边书架上那些用难懂的语言写成的大部头的书,还有耗费几代人几十年的努力所的来的研究资料。

就让这些东西长眠在这里,连同自己的过去一起被埋葬吧,永远都不要再见天日好了。少女这样想。

“Louis那家伙又有进步呢。”少年嚼着松饼说。

“那家伙的手艺我可不敢尝试,当心硫酸穿肠。我不会帮你打120的。”

轻松的如同茶话会一样的语气,完全无视了四周的火海。

“那些人在干什么呢,”少女把视线投向窗外,“疯了一样地往这里挤,该不会有什么重要的人物还在这儿吧?”

“这里还会有‘人’吗?”

“也许吧。”

“哎,茶已经凉了啊。”

“没事,我们也该走了。”

“啊,这样的话,走吧。”

 

第二天早上,当人们推开大楼里一扇扇被烧毁的门时,发现其中一个房间的门前摆着一只盛着半杯红茶的破损的杯子。杯子下压着一张用英文写的便条,上面写着:

“Please  tell  them,It’s  the  end.”

 

 

评论
热度(5)
  1. 清泉落石清泉落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沼有野鹤

© 清泉落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