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泉落石

修养中。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涂鸦/照片/练字在子博@浮崖山人

【伞修】Al Aaraaf(二)

*最近笔力退化的亲妈都不认得。完全写不出想要的感觉。总有一种倦怠感,就是不想写。反正写的也不好。本来想写叶修的生贺。然而这大概是我写到现在主题最不明确的不知道什么东西。叶神生日快乐啊。不好意思打tag。错字见谅。

*再强调一下,OOCOOC私设如山私设如山。

 

 

 Al Aaraaf

全职高手/伞修

 前文传送: (一)

 

02

叶修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花海里。

到真的是让女孩子少女心萌动那种花海,各种颜色鲜艳的花,深浅不一的草叶。

隐隐可以听到仿佛回声一般的流水声,总觉得隐隐混进了一些唱诗般的乐声。 

坐起来的时候首先看到的是左手边有着大朵纯白花瓣的百合,感觉似乎比平时看到的百合香气更为浓郁。第二眼看到的是稍远处的向阳花,凑近看会发现一部分花瓣上沾着大颗的水珠,滑下来时仿佛泪珠一般。周边还有些色彩鲜艳的风信子,浓淡不一,深浅不同,倒也是很好看。

很温暖的阳光,适宜的温度,空气里弥漫着金色的光泽。叶修还是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些花会同时在这时候开放,连周边都似乎笼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

花怎么会发光呢,还是在大白天。

叶修站起身,缓缓向前走了一段路程。一边还要注意尽量不要踩到那些植物,但它们丛生得不留一点缝隙,曾经大概也没有多少人试着从上面走过。

深一脚,浅一脚。草叶窸窸窣窣的声音。

莫名安详的气氛里弥漫着似乎是梵唱一样的声音,也不能确定是不是存在,恍惚像是通感一般。 

叶修在一簇的花苞前停下了。硕大的花朵,正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绽开花瓣,一股异香弥漫开来。

然后沉沉的睡意像是魔道学者忽然扔下的暗夜斗篷,还未完全闭上眼睛的间隙,那些花朵又以人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凋谢了。

好像有什么别的东西,也在那一刻随花朵一起凋谢了。

然后眼前一片黑暗,意识开始模糊。

好像有什么人打着伞来了,投下一片阴影。皮肤与有些凉的空气接触的感觉。

叶修有一种莫名熟悉的感觉。他感到似乎有什么人探着脑袋过来。顿了很长时间,微热的吐息而出的气流。然后仿佛下定决心一般离开了。

好像还听见了什么轻声的话,但是因为困意而忘的一干二净。

强打起精神睁大眼睛,叶修只能模糊看到很远的地方缓缓移动的透明的雨伞,和伞下一个熟悉的身影,却莫名想不起是谁。

之后终于,无法控制地合上双眼。

再次醒来的时候,眼前是干干净净的白色天花板。

 

下班的时候叶秋还没回去的意思,叶修想想他是挺忙的,就打算先回去了。

以前上下班不是搭叶秋的车就是乘地铁。叶修想要不今天乘公交车吧。

很多年前跟沐秋沐橙一起偶尔出去,路程算不上远就走路,散步一样转眼就走到了;稍微远一点的乘公共汽车。地铁高峰期会很挤,也没有那么赶时间的必要。

有一年初春的时候叶修和苏沐秋苏沐橙走在街上,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幕特别清晰。

梧桐树撑开枝条和叶片,阳光投下斑驳的影子。

坑坑洼洼的石板。刷成红色的墙壁一直一直向前延伸。

 

虽然这两天气温是有点低,但还真有点初夏的味道了。

说起来,哟,今天是五月二十九了吧。

很多年以前的这一天叶修和叶秋出生了。很多年后这两个人都成了某些方面让人头疼的对象。

这么想着叶修倒是想起有一年叶修生日的时候大早上,苏沐秋说要不今年哥给你买个蛋糕好好过个生日。

叶修也没和沐秋沐橙他们一起过过几个生日,认真过的想来似乎就真的只有这么一个。

其实叶修和苏沐秋都不过生日,忙起来就给忘了。倒是沐橙时常想起来,至少下碗面条端过来。

叶修敲着键盘说只要不是再在泡面桶上插一根蜡烛就成。

苏沐秋一时语塞。去去去,敬你是条汉子,我给你插十三根。

 

叶修想想苏沐秋到底还是存着良心,没这么回报自己。

那天晚上茶几上放着一小盒蛋糕。吃过饭沐橙就正儿八经地插了上了蜡烛。

蛋糕上的奶油花式很简单,上面放了几片水果和两个过度染色的樱桃。最前面插了张印刷的彩色卡片,写着Happy Birthday。

苏沐秋点上蜡烛,关了灯。沐橙就开始唱生日快乐歌。

这种郑重其事一时间好像有点好笑。蜡烛散发的光把旁边坐着的两个人的脸映成明亮温暖的颜色。

那一瞬间叶修觉得,那间窄小的房子里的一切仿佛就是他的整个世界。

评论
热度(9)
  1. 清泉落石清泉落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沼有野鹤

© 清泉落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