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泉落石

修养中。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涂鸦/照片/练字在子博@浮崖山人

【伞修】Al Aaraaf(一)

*脑洞来源于爱伦坡的诗。

*如果当短篇写大概写不完,很想写完这个脑洞于是打算每次挤一点。已经越来低产了。

*强调一下,OOCOOC私设如山私设如山。

*这次打算把废话全挤在写完后。希望我能因此变得勤快。

 

 

Al  Aaraaf

全职高手/伞修

 

01

人在陌生的环境里会做一些奇怪的梦。

叶修忽然没来由地想到这样一句话。

退役以后回到家里,叶修似乎就这么顺理成章地进入了养老期。本来也没想在家赖着,老爷子倒是正巧给了个清闲又不需要技术含量的活。

叶修对着镜子,有点恍惚。

真有种日渐苍老的错觉。叶修“啧”了一声。

对着镜子又理了理领带,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总之好像看起来人模狗样一点了,于是就这么人模狗样地去上班。

照例是叶秋开了车,先在楼下等了。

叶秋之前也问过叶修干嘛不去学,叶修想了想说没必要吧。

路过第一个红绿灯的时候叶秋余光看到叶修把右手举到下巴前。叶秋条件反射说不许抽烟啊,停下一看叶修居然没掏烟。

以往几次叶修一旦举起手大概是掏出烟了,被叶秋这么一呵就乖乖放回去,不管怎么说屡教不改。这就是为什么叶秋让叶修坐副驾驶的位置没把他赶到后面。

看到叶修表情凝重的样子,叶秋忍不住开口。

你在干嘛。

思考人生。

绿灯。叶秋懒得再理叶修,任他思考人生去了。

 

叶修看叶秋不理他了于是专心致志思考人生。

说思考人生当然是随口糊弄。但叶修知道叶秋不像苏沐秋,这时候没那么多时间和精力跟他贫。

说到底到自己这种提前养老的地步了还有什么人生可思考。如果苏沐秋还活着大概是不会放过这个槽点。

总归还好好活着,所以要好好思考人生。

面对这种无趣的自言自语叶修不禁悲从中来。搞不好脱口而出会被人家当成精神分裂吧。

 

 

这时候叶修终于静下来然后开始回忆昨晚的梦。

深海。

一开始好像看不清什么,一片黑暗里,之后好像雾散般渐渐清晰。波澜闪耀的如同鳞片的海面,好像漂浮在虚空中的触感。

也不是漂浮,仔细感受的话会有一种慢慢下沉的感觉。

每一秒好像都被分成无数细小的部分,变成漫长的感知,越来越慢,逐渐停滞。

却依旧在下沉。

然后渐渐离海面远了很多。阳光透过海面形成的光柱,漂浮着的尘埃。

叶修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确定是海。也有可能是湖,甚至可能是缩小的自己沉在了下雨后形成的水潭里。

所见之处没有鱼群,没有浮游生物,没有活着的东西。除了自己。

可是这时叶修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还活着的。

叶修想大概在水潭里的几率大些。如果真是在水潭里,自己真是缩的够小了。

离水面已经很远了。

大脑做着无意义的思考,直到连思考都已经停滞。

余光中所能看到的,下面的区域,漆黑一片。

叶修试着滑动了一下手臂,却没有真正的在水中的那种有阻力的感觉。

继续下沉,一些柱状石块出现在视线里。上面爬满了青苔样的植物,可是那又不太像青苔,仔细辨别的话好像是能看到一些纤细的茎叶攀附着,和看起来像青苔的物质混为一个整体。

然后所能看到的是缠住了石块,不知道头尾在何处的锁链。好像一张不太密集的网。那些锁链在水中轻微摇晃着。这时候上面攀附的青苔状物已经逐渐减少,渐渐露出了石灰色的嶙峋的石块。

再往下,就能看到被锁链绑在石头上的透明的玻璃盒子一样的东西,里面似乎是有人形的什么东西,混沌一片,看不太清楚。

也许那是棺材也说不定。

叶修被自己的这个想法有些吓到,深海里的棺材?

之后再仔细看其他的,终于确定了里面确实是有人。只是模模糊糊,看不清五官。

往下沉的时候好像故意避开了那些东西,仿佛是在往一个巨大的结构的夹缝里向下掉。叶修记得最近的一次是左手指尖碰到了那些植物,软绵绵的一团,立刻变得枯黄然后向下剥落了。

有点像是坐车经过荒原,就算是在梦里这样的景色还是单调的无聊。这期间唯独遇到了一个空的盒子摇摇欲坠的样子。

梦到这里就戛然而止,睁开眼看到的不是深海而是天花板。仅此而已。

就如同以前的很多个梦一般,或许这也只是大脑因无聊而突破制约的胡思乱想。

好像还是有些不同。

这个梦,梦里的其他景象,似乎曾经是看到过的。

毕竟对于其中两处的印象大概不能更清晰了。只不过又有些地方略略有些不同。

 

没想清楚哪里有不一样,倒是想起了一个细节。

有一块石头上刻着一排竖着的大写英文字母。

写着的是——

“AL  AARAAF.”

评论
热度(8)
  1. 清泉落石清泉落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沼有野鹤

© 清泉落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