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泉落石

写原创的。别的不会。

练字/手帐/涂鸦/照片在子博
@浮崖山人

原创设定tag:
G Project
Twin Project
Yesterday Project

头像from我滴哥哥
@千秋白鸟
封面来自牧野♡
@Makinoooo

【杂】呓语(9)

语文课上想起一年级时竹马把『儿』连笔写成『几』,然后给他打上一个叉的旧事。如今的我对于记不清楚写法的字,也往往就用连笔胡乱掩饰过去。一计算时间猛然惊觉,居然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终于又有了『时间过得真快』这样的感慨。
十七岁的我,如果硬要说回忆十年前的往事,总觉得有些滑稽。然而确确实实,十年前的名字上的灰尘吹也吹不干净。
后来的七年里同竹马只见过一面,那时我已经不能辨认他的容貌和声音了。就算到了同一个学校里,和其余的陌路相比也没有差别,往往是我带着和朋友的热闹同他擦肩而过,或者在货架的缝隙中瞥过,继而迅速地转开视线罢了。
从开学到现在都没有建立新的人际关系的欲望,虽然并不有意,过去的一些人也真实地疏远了。
但总得来说,不管是七年变成陌路,还是两个月成为陌路,都是实在没有什么分别的呀。

地理课想起了幼儿园的梦想是当宇航员,小学的时候想当天文学家。宇宙星辰在我眼里一直是很浪漫的东西,就比如在《白露苍苔》里写到的爱情观。
其实这一点在《致——》里就提到过。当初是写给一个人的,不过以标准的木讷来说他肯定没看到。
然而如今就连在选课这一点上也是史政这样被牢牢束缚在地球社会上的科目,虽然对这样的选择并没有后悔遗憾,可在磷光抬头看着月亮对我说他们最近在学潮汐,问我上弦月和下弦月的区别的时候,再想起那些不能实现的愿望,总觉得有些惆怅。

昨天要早起洗头,介于这几天每天都睡得很晚,早上又起不来,于是开了一排闹钟准备和赖床斗智斗勇到底。结果当晚做了个和上一个暗恋对象相关的梦——大概是因为后桌最近刻的章的内容,是上次去看他跳舞的曲子的歌词。
比闹钟早醒了两分钟,在平时关了闹钟昏睡的时间里清醒无比睡意全无。
然后第三次意识到,三流狗血言情桥段反正不全是骗人的。不管是心提到嗓子眼的惊讶,还是在一瞬间心里流过的微小的电流,都是真实存在的。
和一些人说话的时候从来不去看对方的脸,于是连那张脸在记忆里里都是模糊的,梦里也不是正确的容貌。但对于『好的,到此为止了』这样的确定无疑决的策,却也不是我的大脑能够决定的。
说是上一个暗恋对象也并不确切。总之,大概等找到了新的暗恋对象就好了。

评论(2)
热度(4)
  1. 清泉落石清泉落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沼有野鹤

© 清泉落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