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泉落石

修养中。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涂鸦/照片/练字在子博@浮崖山人

【嘉瑞】微光

*OOC,私设有。很短很短。

 

 

 嘉德罗斯觉得他的生活可以分为两部分,和格瑞正在打架,暂时不在和格瑞打架。

对于处在第二部分的时间,老实说,他觉得挺无趣的。

比如现在。

其实大多数时候他也不知道对于这一点为什么要这么执着。这实在是奇怪极了。嘉德罗斯无聊地拨弄着手边的石块,耳朵里是从下方传来的细碎的声响,比如噼里啪啦的爆裂声,夹杂着雷德喋喋不休的话语。

在最早的时候他还没有意识到这样的无趣。就好像在最初,他以为世界只是一片黑暗混沌,因为从未见过除此以外的东西,也无所谓是否厌烦。

直到他看到黑暗裂开缝隙,从那里透出淡蓝色的微光。不张扬,却不能不让人在意。

嘉德罗斯感到奇怪——他感受到了热度,尽管那和他后来接触到的任何火焰都相形见绌,然而清晰深刻,仿佛是在刻意地提醒,让他靠近,然后自那儿打开——

在那道裂缝后,是一个新世界。

他那次在寒冰湖上见到格瑞和这就有点像。按照惯例,他们毫无悬念地大打出手。那一瞬间他提着棍子从上往下俯冲,而格瑞站在冰面上,和他四周的冰块一样的表情和冷色调。可嘉德罗斯却有了一瞬间的错觉,所有的画面重叠——冰原和黑暗重叠,天空和黑暗重叠,林木和黑暗重叠。

只有格瑞,和那道光叠在一起。

这样的错觉只有一瞬,也许短到嘉德罗斯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下一刻大罗神通棍和烈斩碰上,他们在短暂的靠近后又被迅速地弹开。他连格瑞的表情都没来得及注意,只看到在他眼瞳深处闪烁的微光。

格瑞却只注意了嘉德罗斯嘴角那抹疯狂的笑,尽管这一点连嘉德罗斯自己也没有注意到。

在那之后,关于格瑞和那道光的记忆总时不时出现在他的脑海,不能说是挥之不去——他其实并没有太多的精力放在这样细微的变化上——却无孔不入。

冰冷的数据库中的那些数据告诉他,人类记忆分为三种。人在某一时刻的感受,那些传入指尖的冰冷,透过皮肤的热度,也许转瞬,至多几秒,便会忘却。而稍长的那些,当大脑中的反响回路消失,也顷刻间化为乌有。甚至那些所谓长期的依赖于新的突触而生的记忆,最后也会退化死去,无声消亡。

嘉德罗斯不知道这对于被制造而出的他是否适用。不过按照制造这个世界的神的随心所欲,也许,什么样的意外都有可能发生。

那么,假定这些最后都消失殆尽,还剩什么?

他甚至想大声地问格瑞,当这些都消失了,我们之间还能剩下什么?

他想他也许真的问了,也许没有。嘉德罗斯只听见山崩地裂的巨响,雷电的轰鸣,对面的烈斩和自己手中的大罗神通棍破开风的声音。然后这些都离他远去,变为他所有的张狂肆意。

最后他还是什么也没有问出口。嘉德罗斯沉默地带着雷德和蒙特祖玛离开,脸上褪去所有的笑容,头也没回一下。他觉得有些丢脸,虽然这件丢脸的事儿也仅有他自己知道。他曾经觉得强者并不必对这些无所谓的琐事耿耿于怀,必要的事仅仅是前进罢了。而格瑞也应是如此,仅是他无趣的生活中的调剂。

可他实在无法不去耿耿于怀,就像对曾经那道破开黑暗的淡蓝色微光。

嘉德罗斯曾经在星月高悬的时候只身一人遇到了格瑞,那次他们难得一见面没有打起来。

他们站在山上的林地里,星辉在枝叶的缝隙里遗落,又在彼此的双眼中流转。

最后格瑞首先在山坡上坐下,嘉德罗斯想了想,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坐下。这里视野很好,可以看到地平线。

到底是谁先开的口,早就没有人记得了。然而他们居然坐在山坡上心平气和地开始聊天这一点,不管是嘉德罗斯还是格瑞,后来都觉得实在不可思议。直到地平线像裂缝一样透出一缕光——

格瑞转头看了嘉德罗斯一眼,好巧不巧地发现对方也在转头打量他,半张脸埋在围巾里,剩下的半张脸在清晨的光线下轮廓清晰,金色的瞳孔里仿佛跳动着火焰。格瑞觉得眼前的画面真是美好得不真实。他忽然觉得如果嘉德罗斯不是张口挑衅闭口打架,其实也挺可爱的。比如一副端着的表情配上一张包子脸,还有脸上黑色的小星星。

格瑞把目光转向地平线,突兀地问了一句:“有人说过你像火焰吗,不惜一切代价燃烧的那种。”

嘉德罗斯最后还是认真思考了一会儿:“……没有。”声音隔着围巾传出来,有一点闷。那些人从来不和他说多余的话,祖玛也包括在内。至于雷德,虽然他总说些多余的话,第一其实大多没什么营养,第二大多也不是对他说的。

这一刻他有一点出神,如果他自己是火焰,那么格瑞又是什么?那些吸引他的,让他念而不忘的,又是什么?

嘉德罗斯其实听过许多关于格瑞的评价,诸如“那家伙冷淡得像冰块”啦这种层出不穷。他的听力很好,这一点毋庸置疑。那些隔了好些距离的家伙总是聒噪地大声说话,以为谈论些与他无关的话题他就不会去加以注意。放在别的地方对他当然适用,不过很不凑巧。

他想,也许吧。可格瑞又确实是光,尽管没有故意去亮得张狂,也从没有人能忽略他的存在。就算是冷色的,也真实地散发着热度。

这时候从林子里腾起一群飞鸟,在朝阳中四散飞去。嘉德罗斯转头去看格瑞的侧脸,这一刻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不再锋芒毕露,他甚至觉得格瑞的表情可以称得上柔和。

他注定要成为圣空星的王,注定要成为那团火焰。他的存在也许是为了驱散黑暗,也许是为了别的什么——谁知道。

可是,一直在黑暗中燃烧,就算是火也会觉得寂寞。

所以才需要光。

嘉德罗斯想,他最后还是迈开步子走向了那道光,然后伸出手。他也不晓得结果是什么样的,不过就算重复上千万遍,选择也是同样。

在那之后会是什么呢。

也许是一个新世界。

—FIN—

 

评论(2)
热度(30)
  1. 清泉落石清泉落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沼有野鹤

© 清泉落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