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楼序

尽量晚一点投降。

【GP】一封不寄出的信

*发现有一点东西漏了写,就写在这里。时间线是,徐清毕业以后,高三开始之前的某一天。是些老调重弹,可是不写出来又不舒服。最近没什么心力写诗,《如果》不会写了。这两人就到这儿吧。

*相关: 《越人歌》

徐清:

最近总是想起你,在回家的车上,在吵吵嚷嚷,唯我独自一人的操场,在一个人走过的阳光特别厉害的柏油路上,在点开某首一年前循环过很多遍的歌以后。或者走在路上忽然开始下雨了,把伞撑开仰头一望那会儿,明明不该想你的,却莫名其妙总能想到你。也不是想到你的脸,也不是想到什么特定的事件,就是模模糊糊一团影子——本来想说也许是往事的影子,楞了一会儿不免自嘲,哪有什么往事呢。就好像那个梦一样,明...

11

【GP】越人歌

我看表,五点二十二。

等人实在太无聊,天气又很热。我慢吞吞走到旁边的店里买了杯冰,又花了三分多钟把团成一团的耳机解开,我坐在店外的凳子上,点开歌单随机播放。

我跟楚凝好久没见了。我跟秋筠,跟顾凌之,跟林鹤,跟高中的同学,都挺久没见了。

这个城市其实变化也不太大,不过是超市改成了手机专卖,文具店变成了杂货铺子,服装店卖起了甜品小吃。熟悉的店都关了七七八八,大排档的招牌早早亮起来,五光十色,建筑物倒还都是原来的。

日日蒙着尘埃。

我想起高中某次期末考前的晚上,我跟秋筠林鹤溜到五楼去复习。高一楼最接近马路,每天晚自习都能听到广场舞的声音飘到教室里来,但是视野也最好,总能看着...

16

【GP】归档

所有出场人物:秋筠,江无波,顾凌之,陆经年,林鹤,沈复归,唐溪远,柳思渊,林南,莫北,楚凝,徐清,方寻,李燚,沈青行,黎晓,齐砚,肖兮,江易寒,唐临,宋知衍,陈星竹,李红枝,姬鸿雪,程立雪,唐岩,梁淇生,李星阑,于弦,叶篆烟,许燃,俞书云,陈哲  

想到了就更新。有电脑了就加超链接。

秋筠,江无波 

《南城杂忆》

《桂花载酒》

《白露苍苔》

《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顾凌之,陆经年

《边缘》

《极夜》

林鹤,沈复归

《归飞鹤》

唐溪远

《越人歌》

《一封不寄出的信》

《此时此刻》

《问世间》

 林南

《摩尔曼斯克的雪》...

5 11

【诗】不眠

 砖块包裹血管
 两只啄木鸟轮流亲吻
 啄时间吹出泡泡
 悠悠盛起灯光
 半空破裂
 落了一阵金雨

 六千三百八十五团火焰
 都一同睡去
 我是最干枯的茧
 被流放在人潮背面
 穿越镜光灼热
 锋芒黯淡
 锈迹斑斑

 远征前夜
 英雄饮下一坛剑光融化的雪
 公正女神落在礁石上的眼泪
 啄木鸟装聋作哑
 假装听不见

 海鸥的遗体
 沉入混着灰土的潮声
 去做星辉的信使
 唤醒沉睡的黎明

2 13

【诗】独行(三)

路灯点燃引信 

在钢铁的骨架下

撕开炸裂的笑声

点燃睫毛上的积雪

滚落进眼睛

像雨水擦过悬崖

魂魄没入盐湖

碰到湖底就冻结成冰

喂给幸存的鱼群

或是打捞上岸

一声哭嚎

扎进莽莽冰原

撕心裂肺

也没人听见


9

【GP】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写了一千字,忽然感觉写不下去了。这篇太矫情,还是搁笔。这一对大概也算写到头了。

*相关请戳: 《南城杂忆》  《白露苍苔》 《桂花载酒》


江无波拨弄着碗里的香菜,忽然间觉得远处那个身影很像秋筠。 

那人却好像故意躲着她似的,径直走向那些离她远远的桌椅,觥筹交错热气腾腾,明明灭灭烟雾缭绕,隔了好一个山河春秋。

草木皆兵啊。江无波苦笑着看看碗筷,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下手,直到对面的人一筷子夹走了碗里大半的香菜,才如梦初醒似的。

她想,上一个这样给她夹香菜的人呀,也许就在几步开外,也许远远相隔了大半个中国,若...

4 13

【GP】极夜

*很短。来源于一个梦境。一边听巴赫一边写的。初雪快乐。


鞋子踩在雪里,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天幕是黑的,远山的淡影模模糊糊,只有远处的一盏灯散出微弱的光。这些微弱的光却奇异地穿透了层层叠叠的黑暗,仿佛近在咫尺一般,连身边的人的身形也笼罩了一层光晕——这些光是从哪里来的呢,尽管让人费解,却又带着奇异柔和的美感。 

他们正沿着铁轨而行——是要到火车站去。

顾凌之在这一刻忽然意识到这是一次分别,同他们过去经历过的无数次分别一般。他下意识地去握那只手,却扑了个空。

是了,陆经年是走到自己的前面去了。

他发现自己听不到一点声响了,连鞋子挤...

14 14

【诗】八百米


 抬头
 吸食流云里的空气
 像瞪眼张嘴
 浮在水面的金鱼
 一分子氧
 两分子氢气
 呛进肺里

 喜马拉雅山上的雪
 马车轮子下的泥泞
 在接触心脏前变成颗粒
 变成悬而未落的刀锋
 变成阳光下的石碑
 融化成青苔
 铺散着蔓延到地平线
 被烈日一把火点燃
 灰烬随长风而散

 敲碎三只玻璃杯
 一只装盐,半只装水
 溶解破碎的词句
 去浇灌灰烬和尘埃
 剩下一只空空如也
 怀着一腔空气
 粉身碎骨...

15

【GP】白露苍苔

*很久以前想到的情节,一直没写就给忘了。出去旅行没意思,图个一时爽把它写完。

*相关请戳: 《南城杂忆》 《桂花载酒》


“今天想吃什么?”唐临看着绿灯踩下一脚油门。 

秋筠顿了两秒 ,随口说:“随便。”

唐临是秋筠的大学学姐。不是一个专业的,当年是因为在咖啡馆的固定座位靠的近,又是高中校友,扯扯淡就混熟了。毕业以后跟着男朋友跑到更南面的这儿定居,最近秋筠出差到这儿,她说要尽地主之谊,于是就——每天晚上拉着秋筠去吃宵夜。

秋筠很怀疑,拉她出来纯属是因为唐临自己嘴馋。

唐临平时挺会聊天的,跟她呆一块儿就不会冷场。忙完这一阵,秋筠觉...

10

【GP】桂花载酒

前篇: 《南城杂忆》


1° 

醒来后按亮了手边的手机。凌晨两点半。

我想起秋筠在最后半年曾经和我说过的话。她和我讲三毛,讲张爱玲,其他的只字不提,却好像早已说尽。偶尔有几次被噩梦惊醒,每次对上的都是她清醒的眼眸,在透过窗帘缝隙的几束光下干净透亮。

转头看了一眼身后,几秒后才意识到早已换了人。这一刻忽然间有无边的恐惧朝我袭来,像兜头罩下的网,像缓缓漫来雾气,像在某个梦境里溺于水中不得挣脱,醒来后恍恍惚地想,溺水的感觉真的是这样吗。 

像很多次午夜梦回,醒来后不是怅惘失落,却有泪沾襟。

我忽然想,在很多个多年以前的我...

2 14
 
2 / 4

© 十二楼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