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泉落石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涂鸦/照片/练字在子博@Bolide

【嘉瑞】微光

*OOC,私设有。很短很短。

 

 

 嘉德罗斯觉得他的生活可以分为两部分,和格瑞正在打架,暂时不在和格瑞打架。

对于处在第二部分的时间,老实说,他觉得挺无趣的。

比如现在。

其实大多数时候他也不知道对于这一点为什么要这么执着。这实在是奇怪极了。嘉德罗斯无聊地拨弄着手边的石块,耳朵里是从下方传来的细碎的声响,比如噼里啪啦的爆裂声,夹杂着雷德喋喋不休的话语。

在最早的时候他还没有意识到这样的无趣。就好像在最初,他以为世界只是一片黑暗混沌,因为从未见过除此以外的东西,也无所谓是否厌烦。

直到他看到黑暗裂开缝隙,从那里透出淡蓝色的微光。不张扬,却不能不...

1 17

【GP】边缘

地铁里人很多。陆经年靠在门边,把厚围巾往下拉了拉。身边那几个像是要去聚会的年轻人的谈话执意钻到他的耳朵里去,想不听都不行。他们肆无忌惮地调笑,打电话,聊这天晚上的计划和未来的规划,再对身边的网络上的事件随意发表极具主观色彩的看法。

头昏脑涨。陆经年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把这个归结于晕地铁——如果有这种说法的话。虽然他晕车晕船都很厉害,不过归根结底的原因大概还是站在拥挤的人群里,一股脑涌来和极有可能一股脑涌出去的信息让人头脑发胀,然后带来极其深厚的从地下涌出的惊惶和恐惧,不知从何处来不知到何处去,语言功能被剥夺,只有所有的感官比平时更为尽职尽责地工作。

害怕开口,...

5

【杂】2017.5.29

前段时间五月歌会给自己班唱的歌填了个词,虽然后来没用上。感觉还是走不出三年前的瓶颈,索性扔在黑历史堆放处:
密码是第一个圈名的拼音。没什么意思,看不看随缘。

然后随便说点感想。
以前没有试过现代词,所以老开一开始找我的时候很犹豫。后来还是花了两天写完了。
返校前的时间一直在听原区记调子,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就画圆圈找节奏。翘了听力陪他们去剪伴奏,掐着时间冲去打印谱子,因为走调后来又和老开讨论了半节课,给其他人一句一句标音调。
这样的努力无疾而终,说不失落实在很假。
不过我写的东西第一次有除我以外的人唱,并且老开唱的的实在很好听,不失也是件开心事。
《独行》本来是想写一个系列的,一个人走回宿舍的时候写的诗。...

8

【诗】独行(一)

水聚集成一滩
叶子落到水里
水滴滴答答
向上,落到树枝上
变作叶子垂下

有一个声音大叫:
别人走在陆地
你就一个人逆行在泥里
吞食腐烂的树叶
喝那些从地上
落到地上的水

用飞鸟落下的羽毛
吹一首长诗
破碎的音节
只有风知道

8

【杂】2017.3.22

真奇怪,我的梦境到最后终于成了现实。

一直以为梦境和现实是相反的。想起三毛在梦里花落知多少里写到的梦,最后却完完全全成了现实,实在是不可思议。

很长一段时间每晚都被冗长的梦境的充斥,有一段时间里在梦境中,总是因为种种原因满手满脸全是血。其中有一个梦境里,左手的手掌被鸟喙戳穿,手指握紧再松开,血也不往下滴,只是弄得满手都是罢了。

昨天的梦境里有一个不好不坏的回答。没有什么期待,却不希望它会变得更糟糕。醒来以后想了想,梦境和现实是相反的啊,于是也说不清到底是释然还是惆怅。

然而今天左手的手心确实是被笔尖戳破了,在一模一样的地方。这一刻忽地想起那个梦。难道这样的现实发生在这一日,是特地要来告...

2 5

【诗】燎原

行星的轨道上
死在去年秋季的蛾子
扇动翅膀,扑簌簌
落下星辰
鸟类的翅膀击碎嘲讽
嘴唇干裂,血
和鸟羽上划下的水珠
滚进喉咙
尝不出味道
不能解渴

彩色的影子
覆在视网膜上
点燃
我的卑劣,自私,谎话连篇
我的懒怠,懦弱,一无是处
我的无所追求,随波逐流
我的碌碌无为,空有疲惫
我的人生
我的墓碑前的
最后一撮土

蜷缩在狭窄的夹缝里
彩色的影子在起舞
扭曲成充盈世界的形态
最后点燃的纸页飞来
在冰原上铺开

我漂浮在盐湖上
看到水天之间,有白色的火
点燃太阳的遗骸

6

【YP】八千里路

*元旦以前想写的.....磨磨唧唧拖到现在。携魏绯初苏梓莞和其他所有的儿女们来给大家拜个年,新年快乐呀。

 

 

魏绯初觉得外面的世界忽然亮堂起来,大概是苏梓莞开了灯。

“把灯关了,太亮了。”

僵持了一会儿,魏绯初数着秒,到“7”的时候又是熟悉的黑暗。那一边咚咚咚地跑下楼,楼板隔音不太好,又或许是那一边的动静实在太大——魏绯初真诚地希望是后者,或者仅是这栋楼如此——翻箱倒柜的声响在金属的轰鸣声中穿梭,被切割得七零八碎,溃不成军。

魏绯初觉得自己像是乘了筏子漂在海里,于是她把毯子又往上拉了拉,接着继续维持抱膝的姿势——尽管她觉得自己大概是做不到那样的,她想自己的动...

2

【诗】除夕

我一个人走在路上 

身后是流动的风和焰火

你站在荒地后的河流对岸

点燃一排香烛

把一大团火

扔入水中              

我身边枯萎的芦丛

噼啪作响

在镜头里曝光过久

无声地喧哗

我屏息抬头

看不清灯光下

你模糊的面孔


6

【诗】致——

如果此刻你是太阳系的中心

我一定不是那些行星

仅仅倾心于你的耀眼

要么,离的那样近

把终生的卑微都虚耗在你身旁

要么,离得那样远

疏离地隔着小行星带

带着全身的尘埃气流冰块绕转

也不让你看见


我只愿做彗星

也许你不曾识我

只把我认作

你漫长岁月中

匆匆擦肩的千万之一


我要折下第一片冬雪落上的枝条

作拐杖

把我所能看到的星辰的光芒融化

作我的轨迹

我有我的远方

但,七十六年后

我必将回到你的身边


9

【羲弦】春衫薄

*短,非常短。可能OOC。私设如山私设如山。

*这对就写这一篇,如果写暖暖还有下次,那大概就是小哥哥和小姐姐。要是官方哪天出了什么打脸的设定,那就两个选择:一把这篇当AU看,二忘记看过这么一篇就好。

*来日方长是我听到过的最好的词,在此写给这对cp。


很多年后白永羲才意识到,他此生第一次遇到祝羽弦,并非在东海之滨,竟是尚且年少轻狂时在云端的南境。 

彼时祝羽弦尚且十六岁,江湖上传言却已是风流浪荡,斗鸡走狗无一不精,随便朝某个方向笑一笑,就能让一大片小姑娘红了脸的公子哥儿,却偏偏又是正手反手便可翻云覆雨,不知用了什么方法便可在短期...

2 67
 
1 / 6

© 清泉落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