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泉落石

修养中。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涂鸦/照片/练字在子博@Bolide

【杂】2017.9.11

明明盒子上写的疗效是镇静助眠,然而现在既不镇静也依旧没有睡着。强烈谴责。差评。
两小时前下了一场雨。
滴滴答答的水声第三次暂停了。
睡着之前梦里的人就会开始在耳边大吵大嚷。
总觉得在空调房里呼吸很困难。
和床相接触的地方的骨头好像着火一样。
一小时后该起床了。

1

问:为什么删文?

苦樱桃树:

答:因为大家都是被自卑杀死的自负者。

798

【GP】白露苍苔

很久以前想到的情节,一直没写就给忘了。出去旅行没意思,图个一时爽把它写完。

相关请戳: 《南城杂忆》 《桂花载酒》


“今天想吃什么?”唐临看着绿灯踩下一脚油门。

秋筠顿了两秒 ,随口说:“随便。”

唐临是秋筠的大学学姐。不是一个专业的,当年是因为在咖啡馆的固定座位靠的近,又是高中校友,扯扯淡就混熟了。毕业以后跟着男朋友跑到更南面的这儿定居,最近秋筠出差到这儿,她说要尽地主之谊,于是就——每天晚上拉着秋筠去吃宵夜。

秋筠很怀疑,拉她出来纯属是因为唐临自己嘴馋。

唐临平时挺会聊天的,跟她呆一块儿就不会冷场。忙完这一阵,秋筠觉着自己确实很需...

4

【GP】桂花载酒

前篇: 《南城杂忆》

 

 

1° 

醒来后按亮了手边的手机。凌晨两点半。

我想起秋筠在最后半年曾经和我说过的话。她和我讲三毛,讲张爱玲,其他的只字不提,却好像早已说尽。偶尔有几次被噩梦惊醒,每次对上的都是她清醒的眼眸,在透过窗帘缝隙的几束光下干净透亮。

转头看了一眼身后,几秒后才意识到早已换了人。这一刻忽然间有无边的恐惧朝我袭来,像兜头罩下的网,像缓缓漫来雾气,像在某个梦境里溺于水中不得挣脱,醒来后恍恍惚地想,溺水的感觉真的是这样吗。 

像很多次午夜梦回,醒来后不是怅惘失落,却有泪沾襟。

我忽然想,在很多个多年以前的我...

11

【诗】独行(二)


我看到冰冷的火焰呀
漂浮的裂缝呀
落到我的脸上
和我对视
指给我看人群
亮闪闪的钻石
托盘上的鸡尾酒

我看到黑色的太阳呀
旋流的星辰呀
隔着一条电线
邀我跳一支舞
最后抽去了空气
送给我的影子

我看到
枯草里住着我的灵魂
我割草喂兔子
提一把小刀
我看到
咬了一口的生姜
在还未下雨的早上
每一个朝我走来的人
都没有面孔

若我将在清晨离去
请给我两粒冬季的麦穗
留下无人的荒原
铺上最后一条路

9

【时柯笑】之前的古风paro,一点设定和剧情


时间线:《扑灯蛾》(夏)→【《南都杂记》→】《夜行舟》(秋)→《雪初霁》(冬)→《梅时雨》

历史架空。
地图位置大概是:

  西方     沙漠        韩           海洋
                ...

13

【嘉瑞】微光

*OOC,私设有。很短很短。

 

 

 嘉德罗斯觉得他的生活可以分为两部分,和格瑞正在打架,暂时不在和格瑞打架。

对于处在第二部分的时间,老实说,他觉得挺无趣的。

比如现在。

其实大多数时候他也不知道对于这一点为什么要这么执着。这实在是奇怪极了。嘉德罗斯无聊地拨弄着手边的石块,耳朵里是从下方传来的细碎的声响,比如噼里啪啦的爆裂声,夹杂着雷德喋喋不休的话语。

在最早的时候他还没有意识到这样的无趣。就好像在最初,他以为世界只是一片黑暗混沌,因为从未见过除此以外的东西,也无所谓是否厌烦。

直到他看到黑暗裂开缝隙,从那里透出淡蓝色的微光。不张扬,却不能不...

2 30

【GP】边缘

地铁里人很多。陆经年靠在门边,把厚围巾往下拉了拉。身边那几个像是要去聚会的年轻人的谈话执意钻到他的耳朵里去,想不听都不行。他们肆无忌惮地调笑,打电话,聊这天晚上的计划和未来的规划,再对身边的网络上的事件随意发表极具主观色彩的看法。

头昏脑涨。陆经年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把这个归结于晕地铁——如果有这种说法的话。虽然他晕车晕船都很厉害,不过归根结底的原因大概还是站在拥挤的人群里,一股脑涌来和极有可能一股脑涌出去的信息让人头脑发胀,然后带来极其深厚的从地下涌出的惊惶和恐惧,不知从何处来不知到何处去,语言功能被剥夺,只有所有的感官比平时更为尽职尽责地工作。

害怕开口,...

8

【杂】2017.5.29

前段时间五月歌会给自己班唱的歌填了个词,虽然后来没用上。感觉还是走不出三年前的瓶颈,索性扔在黑历史堆放处:
密码是第一个圈名的拼音。没什么意思,看不看随缘。

然后随便说点感想。
以前没有试过现代词,所以老开一开始找我的时候很犹豫。后来还是花了两天写完了。
返校前的时间一直在听原区记调子,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就画圆圈找节奏。翘了听力陪他们去剪伴奏,掐着时间冲去打印谱子,因为走调后来又和老开讨论了半节课,给其他人一句一句标音调。
这样的努力无疾而终,说不失落实在很假。
不过我写的东西第一次有除我以外的人唱,并且老开唱的的实在很好听,不失也是件开心事。
《独行》本来是想写一个系列的,一个人走回宿舍的时候写的诗。...

9

【诗】独行(一)

水聚集成一滩
叶子落到水里
水滴滴答答
向上,落到树枝上
变作叶子垂下

有一个声音大叫:
别人走在陆地
你就一个人逆行在泥里
吞食腐烂的树叶
喝那些从地上
落到地上的水

用飞鸟落下的羽毛
吹一首长诗
破碎的音节
只有风知道

9
 
1 / 6

© 清泉落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