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泉落石

在愿望的最后一个季节,记起我曾身藏利刃。

【TP】落崖惊风

*上半年给一个竞赛的初赛写的,主题是“变形”。字数限制2000,初版交上去写了2200。改到现在还是后劲不足,也没什么心情修改了,索性直接丢上来。


出了远门回来,信箱里已经积了好些报纸和小广告。把这些东西拎起来抖抖,结果掉出了一个信封。 

信封右下角画了一只小鸟。我一下子就知道是白藏写给我的。

白藏是我的高中同桌。

我最初注意到她是因为曾经看到她在作文里写,鱼的肥肉就像晶体一样,流着光,里面又好像飘着银粉,有成千上万的星辰。当时觉得这人真有趣,她看到的世界大概跟我们也不是同一个,每一滴水里都能抽象出漂亮的词句。

这么想着我转头去看了她一眼,她正趴在桌子上用铅笔在草稿...

4

好智能啊555

2

用GP里的各位试了一下(*'▽'*)♪放几个我喜欢的

我永远喜欢我家小孩呜呜

5

【杂】呓语(11)

很奇妙,在这两个月里我几乎什么也没写。这样看来开学以后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大概也写不了什么了。
没灵感,也没什么创作的激情。竞赛作文前一晚做了梦,是我以前很轻易地写下的那种午夜梦回。桂花载酒里有,阿尔阿拉夫有,海棠枝也有,再前面不记得了。写桂花载酒的时候感觉已经够疼了,没想到远远不够。经历和想象果然是两码事,经历过和写下来也是两码事,写下来和读起来是两码事,读起来我感觉到的和别人感觉到的更是两码事。
很久不写同人了,这两年在写东西这件事上也变得越来越自我。写下来,只要我觉得漂亮觉得有意义就行。写自己的人物也无所谓是不是ooc,与其说是我的孩子倒不如说他们都是我的一部分,我的性格观念,还有随时间转变的喜...

4

【杂】一份问卷

水哥点我做的问卷。

1 曾经用过哪些名字发表?
黑猫,青石,清泉落石,浮崖。
可能还有别的,我不记得了。
2 常去的发文处?
lofter
3 习惯手写还是打字?
打字。
4 对于极短篇、短篇、长篇的字数认定?
极短:三千以下。短篇:三万以下。长篇:至少十几万。
这么说来我还没写过长篇【x
5 目前为止写过多少篇文章?(已完、未完、断头)
太多了,不想数。
6 从什麽时候开始写文的?
小学四年级。
7 第一篇文章是?
一个和亲友穿越到由食物组成的世界,收萌宠打怪冒险,最终拯救世界的故事。
8 自创多还是同人衍生多?
没有统计,按目前的趋势看以后应该是自创更多_(:_」∠)_
9 觉得对自己写作影响甚深的作家/书/音乐?
鲁迅,余秋雨...

3

写个置顶。

你好,我是浮崖。
高三,江苏史政。
写原创的。别的不会。
不混热圈,不磕热cp。
 
练字/手帐在 @浮崖山人 
涂鸦在 @知尘 
照片在 @鹿放青崖 

原创设定tag:
G Project
Twin Project
Yesterday Project

G Project归档

头像from我滴哥哥
@千秋白鸟

2

浮崖山人:

一点感慨。
在lof推荐里看到了有趣的画,按顺序逐一翻下去,后来忽然间想起来好像是以前画画的时候认识的人。除却漂亮的画面外,从画里表现出来的想法都非常有趣,换句话说,真的很有灵气。
这两天整理电脑桌面,看到很多之前没有画完的草稿,虽然画的不好看,我居然觉得当时的自己比现在要有想法得多。
怎么说呢,那些画面我还记得,但我的脑海里已经很少再出现这样那样的有趣的想法,被现实世界的东西塞得满满当当,之前在捏的一个异世界的设定也已经搁置了一年多。
想起几年前还在棋圈的时候看到有个姑娘写,她认识的一个小朋友,在梦想和现实之间进退维谷,到最后才发现围棋是一生挚爱,然而当年的灵气和棋感都荡然无存。...

12

【GP】一封不寄出的信

*发现有一点东西漏了写,就写在这里。时间线是,徐清毕业以后,高三开始之前的某一天。是些老调重弹,可是不写出来又不舒服。最近没什么心力写诗,《如果》不会写了。这两人就到这儿吧。

*相关: 《越人歌》

徐清:

最近总是想起你,在回家的车上,在吵吵嚷嚷,唯我独自一人的操场,在一个人走过的阳光特别厉害的柏油路上,在点开某首一年前循环过很多遍的歌以后。或者走在路上忽然开始下雨了,把伞撑开仰头一望那会儿,明明不该想你的,却莫名其妙总能想到你。也不是想到你的脸,也不是想到什么特定的事件,就是模模糊糊一团影子——本来想说也许是往事的影子,楞了一会儿不免自嘲,哪有什么往事呢。就好像那个梦一样,明...

9

【GP】越人歌

我看表,五点二十二。

等人实在太无聊,天气又很热。我慢吞吞走到旁边的店里买了杯冰,又花了三分多钟把团成一团的耳机解开,我坐在店外的凳子上,点开歌单随机播放。

我跟楚凝好久没见了。我跟秋筠,跟顾凌之,跟林鹤,跟高中的同学,都挺久没见了。

这个城市其实变化也不太大,不过是超市改成了手机专卖,文具店变成了杂货铺子,服装店卖起了甜品小吃。熟悉的店都关了七七八八,大排档的招牌早早亮起来,五光十色,建筑物倒还都是原来的。

日日蒙着尘埃。

我想起高中某次期末考前的晚上,我跟秋筠林鹤溜到五楼去复习。高一楼最接近马路,每天晚自习都能听到广场舞的声音飘到教室里来,但是视野也最好,总能看着...

13

【杂】2018.6.20

人生的本质到底还是荒诞的。

空间发了条秘密,收到评论问兄弟赌球输了?一开始有点生气,后来觉得特好笑。

也是,这两天除了世界杯赌输,还能想到什么让人寻死觅活的。

如果把这个段子放到黑色幽默的小说里,我大概会很难过。但是放到现实里,我只想笑上大半天。

人生一下子从傻逼矫情苦情剧跳跃到了荒诞喜剧,也是该谢谢那位兄弟了。

3 2
 
1 / 9

© 清泉落石 | Powered by LOFTER